關於電影版的那些破事兒,電影和小說畢竟是兩

作弄在此以前,先交代一些背景。
這是自己在二〇一三年看的率先部電影。3月3日黎明先生UA朗豪坊的4號廳,和卷卷兩個人齐声,從十二點半熬到近似三點。
村上的原来的书文,以其當時廣為流傳的“黃書”威名,吸引本身在高级中学時背著父母私行看過。但因為那時並不喜歡,所以對內容已沒有太多影象。這場電影基本等於一個看新轶事,同時喚起零星記憶的過程。

原稿網址

簡短描述下這電影的crew, 其實已經處處透出不妥.
導演是法籍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裔的陳英雄, 他拍的電影很有亞洲風味, 出道作是描寫越南底層生活的[青木丹之味], 代表作是描寫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底層生活的[三輪車伕], 而且憑這部得到了金獅獎.
攝影的是台灣攝影師李屏賓, 笔者最喜歡他所拍的著述包罗許鞍華的[女人四十], 侯孝賢的[咖啡時光], 王家衛的[花樣年華]. 美術的說實話小编認不出來, 只晓得是壹人越裔美指跟壹位日裔美指同盟.

新一年的頭二日,跟女人看了梦想待待待待待待待了非常久的 《挪威的森林》,總算是終於都圓了第一手以來的心願。

電影對原作進行改編,本是無可非議的业务,不过改掉精髓正是無法原諒的避忌了。在自个儿看來,這部電影就是後半句的一個轨范。

「我不會濡濕,也不會打開…正是沒辦法…」

畫面上並不是不美, 只是過分亞洲.
當作者先入為主, 小编眼中的村上春樹是很中產, 很脫塵的东瀛. 同伙評論說, 村上筆下的"靓妹"都很脫離平时生活. 她們也許都有點失序, 但她們都很出塵. 不論拍攝也好美術也好都應該好東尼瀧谷, 好坂本龍一, 也許有點北村道子.
不过這部的畫面上确实, 不是馬後炮, 很王家衛(就是很泰國的意思), 很蔡明(英文名:Cai Ming)亮(正是很馬來西亞的情致), 也當然很陳英豪(就是很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情趣). 雖然地點在东瀛, 演員都以印度人, 聽著日語, 偏偏一點都不扶桑, 畫面上一點都不村上春樹.

    期待,是因為這個传说,作者看了最少十五年,其間看過了無數次;

首先是被導演直接浮雲掉的“機場戲”。
本身直接相信,一個有經驗的诗人,對小说開場的處理一定是謹慎并且富有暗意的。因而,一部小说的開篇,在大势所趋程度三月經決定了整部文章的程度。村上在《挪威的树林》裡的處理,現在看來如同已是某種程度上的經典:渡邊只有在經歷十數年的沉澱後,在異鄉重新直面年少的回憶,技能在生死兩隔的復雜心境中體味到生命那个不可言說的輕與重。事實上,在德國的機場,渡邊因為回憶而頭痛不堪的場景,也是原来的书文小說中少數給小编留下深切影象的一对。
但電影選擇了忽略這些,它以渡邊、直子和木月多人和諧嬉戲的場景開始,然後在超過十分之九的時間裡讓故事平鋪直敘而去。好啊,你看看的是愛情有趣的事,渡邊v.s.直子,渡邊v.s.綠子,渡邊v.s.玲子,就然這些充滿噱頭的“青春愛情”進行到底吧。作為觀眾,笔者只可以攤手歎息。

渡邊和直子並肩踱步的人影穿越各種季節,來回的再次来到,時而又步向畫面深處,為了愛和性在焦慮裡掙扎。電影精粹的調度視空間為無物,樹影和草地在演員走位之下都成為能够靈活折疊的佈景,活潑的攝影和演員調度令人看得屏息,美術在寫實中藏有俏皮活潑的設計也帶來非常多驚喜。小编認真的盯著色澤飽滿的攝影畫面,有青春的氣味和復古的性感在其间暈染,披頭四的乐曲在最後才出現倒是避免濫情的好布局。這部電影裡有些布置超出小编的預料,有部分細節則違背了想像,不过無妨,因為小编一開始就筹算在進戲院在此之前把团结歸零。無論這部電影好壞與否,它都值得被獨立出來觀賞。而且本身認為拍得很好。

對於小說改編電影, 小编其實不介意導演們把好玩的事拍得有另一個主題. 笔者要好是個電影迷也是個書蟲, 很精通小說跟電影是一心差别的兩個媒體. 一本小說縮成2, 3小時的電影一點都不便于, 更何況小說中有众多地点是很難以畫面交代. 改編電影其實很靠導演對传说的明亮跟长刀減掉枝節的力量, 而一本好的小說本來就沒有非常多枝節.

    期待,是因為這個轶事,很像杯佳釀,於不一样時間去尝试,你會品嘗出很不一樣的層次來;

说不上是幾場船戲。看到渡邊和直子那所謂的首先次,小编和卷卷就不厚道的笑了場,導演倒是試圖拍得直白,給了汪洋特寫,菊地堂妹也盡職地叫得驚心動魄,但二姐您臉上那不晓得是藏天灰斑還是別的啥的歲月痕跡還是出賣了上上下下。松山先生的時間長度也不禁讓人捏把冷汗(作者和卷卷在“1,2,3”的倒數計時後相視無言,前排一對小情侶的肩头也在不停抖動)。而渡邊和直子、玲子的任何幾場(試圖)開船場景,則十二分好笑地在女方身著吊帶裹得嚴嚴實實的情況下進行──豆瓣上有人擔心這電影“恐怕成为清新唯美文化艺术气息十足的爱情动作片”,對此笔者想說,放心呢,它不咋清新不咋唯美不咋文藝,僅管能表現的船戲都上了,情色方面也並救经引足。怎麼說呢,雖然村上在原来的小说中也可能有点性的描寫,但性本人其實不是最重大的關注點,至於導演,您就淫者見淫吧。

●挪威的丛林 v.s. 挪威的林海●

看電影从前小编就已經聽說過導演把這部電影拍成一部純愛物語(小說是一部陈诉人與人之間的"牽絆", 還有世界的瘋狂的年轻愛情物語). 作者已經有观念準備這是一部[情書]. 開場10分鐘笔者卻认为很吃驚, 導演沒有把小說"改編"反而把一些段落搬字過紙的拍, 同時把过多陈诉這些段落的伏筆完全省略. 看過原版的书文當然會知道那多少个剧中人物們的關係, 還有他們背負的传说; 但對於沒看過原来的文章的恋人來講, 應該會很想得到很接不上去吧.
自身不晓得導演是否認為原来的书文中的"性"是人與人間最根本的牽絆, 把有个别段落省略後, 幾乎沒有描述人物的心性跟歪曲點(直子第叁遍對渡邊索性是因為他是他跟Kizuki的并世无两设有的牽絆; 永澤是過分美好的女婿, 他要以性來證明本身的留存; 玲子在阿美寮住得太久對現世感觉极其害怕, 對渡邊素性是為了回到現世; 綠是一個不停說不礙事的謊的女孩, 她的性幻想幾乎都以為了引起別人注意的謊話), 最後電影變成特别"雞蟲"

    期待,也是因為這個有趣的事,作者認識了影響了自己半生的小说家:村上春樹。

其它正是部分細節,比方爆笑的大風戲。
直子自殺前居住的療養院周边有一片綠油油的绿地,這是村上著重寫過的一個有的,劇組也找到了一塊這樣的算得上風景秀麗的場地,只缺憾人物站進去,味道就恍如不一樣了。精神抑郁的直子在草地上賣英雄缔盟I賣萌已經算不上爆點,大風下兩人翻滾的頭發才是最給力的地点,好幾度小编都覺得菊地区直属机关子三妹的齊劉海已經被風掀到了天空,看上去特別特別像假發。至於假發神馬的隨風而逝的場景,就讓笔者們盡情YY吧....
還有關於演員的隻言片語:
菊地表嫂,我其實對您沒什么偏見,畢竟您連奧斯卡的提名都得過不是,但直子她,不是Babel裡那個青春期的背叛青娥,她郁闷,但不神經,真的;
松山君,為啥每回看到您就像長得不太一樣呢?還有,渡邊其實不是那個兩面說作者喜歡你小编愛你的渣男吧?
水原醬,雖然你不是不想像中的那個綠子,但還是不得不說你還是青春何况美麗的,尤其是那張嘴,像極了《相恋的人》裡的Jane March,只是她比你更加美观。

曾經身為文藝女郎(?)的小编也是村上書迷,因而這本書當然看過很频仍。《挪威的树林》一般被稱為村上的自傳小說,雖然被我本身否認,但万一笔者們假設渡邊真的有村上本身年輕時的阴影,那麼他在歐洲游览寫這本小說之時,等於是以走入知命之年的品质回顧本身的年轻。換句話說,《挪威的树丛》在創作之時就已濃縮了數十年的人事變遷,作者深信不疑這是小說能够讓人讀那麼多遍的一個根本原由。17歲的時候第贰遍打開它,除了朋友們之間對書中性愛場面包车型大巴「指指點點」,影像中抓住笔者的是愛情的孤獨和絕對,還有特殊的文字氣氛。不過前段时间幾年再看這本書,感覺到的是何啻天壤的東西。為什麼這些20歲上下的青少年男女除了吃喝玩樂讀書,就成天想著性呢?或許有人會這麼問。當然我可以笑他們吃飽太閒,但也許還有个别別的答案,那是小编也開始稳步變老、脫離文藝女郎身分之後才開始思虑的业务:村上春樹在38歲(村上春樹生於一九四两年,《挪威的森林》於壹玖捌陆年杀青)時寫這幾個20上下小毛頭的好玩的事,他所看到的那份青年人獨有的「無聊」,是年歲增長之後再也不會出現的寶貴特質。正因為青少年的單純潔淨,他們的愛與性都以那樣熱烈间接,而一個中年人歷經工作和婚姻等歷練,回頭再寫這個透明感無限的愛情传说,內心當是多麼澎湃。他也曾表示這本書是「百分之百的戀愛小說」。百分之百的戀愛不就是年輕人的特權?

對於演員, 笔者最不滿的是"直子". 她有精神病, 可是或不是瘋子. 雖然書裡面沒有說明, 但她是因為激情太細, 被本身困在過世的Kizuki身邊回不來現世才有的病, 現在來說應該是類似憂鬱病. 何况書中"直子"是"女神". 渡邊一贯无法確定直子是否愛自身. 她的"病"是代表著她對Kizuki的留戀, 所以渡邊一直想直子好起來, 回到身在現世的友善身邊. 然则菊地凜子的演繹完全部都以一個精神病人伤者的癡呆. 特別讓笔者不滿的是阿美寮其實是一個療養院, 住在裡面包车型的士人幾乎都已經好了, 只是一個類似中轉站. 裡面包车型地铁直子更不應該瘋瘋癲癲的. 何况他們"腳程不慢的散步"實在是太快, 看起來像瘋子. 畫面處理上應該把速度給人觀眾的感覺計算在內才對.

只缺憾,從電影院中走出來,滿腹疑問的自身最想問村上老師的問題是:「老師,你為什麼會容許別人拍你的電影,還要拍成這個樣子呢?」

綜上,僅管早在買票在此之前,小编就沒有對此片抱有太大的梦想,只是,此片還是做到了超乎想像的雷和驚悚。作者給出的兩顆星,一顆給村上,一顆給沒有人的風景。

而針對這百分之百的戀愛,和成套的豆蔻梢头渡邊徹,陳豪杰的改編選擇以「性」為主軸,作者覺得是極為勇敢的。畢竟面對全世界無數的書迷,一本經典戀愛小說一定已经樹立了無數的個人想像,敢如此朝思暮想又如此直白,首先就很令人钦佩。其他一端,事實上「性」本來正是書中很注重的主題,而對於在腳本階段就和村上春樹討論過数次的陳大侠,絕對有去调控最早的文章的神气。

协理讓小编不滿的是松山研一. 笔者對他為了忠於原版的书文勇於把自身弄得很醜(DMC, Death Note)很欣賞. 不过這部電影中的他實在太帥了. 渡邊應該是很沒特徵的一個人. 大家都喜歡他, 因為他很聰明但很現世. 他太帥讓全部人對他干脆看起來都是因為他是帥哥. 如若打個比喻, 渡邊這個角色應該是加瀨亮大概佐佐木藏之介那種其實沒太大特徵, 不算太帥, 又很东瀛的男子.
 
接著不滿的是池田依来沙, 她是一個模特. 其實她的外型跟說話都非常小林綠, 可惜她就是一個很好的模特儿, 之於她的演技的确十二分不怎麼樣. 導演把传说刪減之後, 單憑沒有演技的對白完全帶不出綠的調皮古怪.

這戲,小编不清楚該怎麼樣去評論,因為小编怎也找不到一個客觀持平的落腳點。

P.S. 如若不是電影院失誤的話,此片的剪辑其實也可能有远大的問題。完全沒有鏡頭的淡進淡出,音樂也經常戛然何止。卷卷同志看到後期有了用爆米花砸显示器的沖動,而作者表示,這片兒去參加個大學生電影節挺合適的(是否太損了?罪過罪過...)。

●性,以及不可能性●

原作中每個剧中人物都极其立體, 特别現實. 小编們每個人心底可能都有一個直子, 一個渡邊, 一個綠. 不过電影中的3人拾分的沒人性, 完全不可能帶動觀眾的情緒跟共鳴.

只是,作者些問題,是自己看完了電影以後,很想發問的:

對於電影中人來說,擺脫包涵著逝者的過去,好好的往前走,是一件不便于的专业。這件事讓他們無視於學運狂潮,無視於一般少男青娥琳琅滿指标活動,只沈默的過生活,精神則焦慮於无法進行的性和小心保護的愛。電影將小說的許多細節化繁為簡,只抽取「性」這個主題加以強化,並且用這個主題進一步發展幾個年輕人怎么样活下来、怎么着面對愛。

恕笔者說一句作者不可能掌握導演在拍什麼. 作者不可能精通她是可望拍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林子呢還是希望拍一部陳英豪的電影.
可是在這部電影裡, 我看不到村上春樹的黑影, 作者也看不到一部合理的電影的影子.

      為什麼要選菊地凜子飾直子的剧中人物?
      很对不起的說,她一點也不难堪。亦非那種软弱、也說不上是氣質的類型。開畫以前笔者們想過,一定是因為她肯脫才找她來演(她在電影《Babel》中脫得很徹 底呢!),然则在《挪威的林海》中,她是有情慾的戲份,然则一直就什麼祼露也沒有!不用祼露的嘛!那麼,出產這麼多美女的东瀛藝能界,難道道找不到一個漂亮又有氣質的女人來演直子嗎?是因為她演過荷里活片,有賣埠的市場嗎?屁!這話怎也說不通。

死與生、性與不可能性,無論是在小說或電影裡,渡邊都以在這兩造徘徊。而綠和直子正分別象徵了這兩種極端。性不只是單純的作愛,還包含與心情的結合。

      為什麼要選太贺飾綠的剧中人物?
      藤冈靛演的綠,嗯...如若本身說還可以的話,作者想都不過是因為大野智的美麗的臉龐而已。有點像混血兒的他,無疑是有點吸重力,但卻不 是綠這個剧中人物本該有的魔力。貫徹了村上一貫的作風,渡邊的社会风气也许有「這邊的世界」跟「那邊的世界」,兩個對觀的社会风气的。直子「這邊的世界」是死者的世 界,綠「那邊的社会风气」是活著的社会风气。綠的生气與爽快是渡邊跟「那邊的世界」溝通的橋樑,但戲中国水力电力对民公司原希子演的綠的肥力,以至比不上直子平日的時候的生命力。無 疑她稍微對白是完美的,可怕美貌是因為對白本人取自小說,并不是优质在演員的演繹。為了詮繹對白,演員在数不胜数場口,都變成了「對白諗誦機」。

直子在Kizuki死後,一個人在東京孤獨度日,與渡邊的重逢給了她繼續活下来的理由,以至讓她嘗試在此之前不曾成功的性愛。她在阿美寮曾對渡邊說過「生日那天上午,為什麼你沒有丟下自身算了?為什麼你還要理會俺這種人?你的存在讓作者难受你知道嗎?」說這句話當然不是出於恨,而是出於愛,何况是太多的愛,一個不夠健康的年輕女孩所無法承受的愛。她因為生日那晚湧出了性慾况兼與渡邊順利結合,由此燃起希望,想奋力痊癒。因相依為命的Kizuki自殺,她一心失去和社会风气的鏈結,但渡邊的出現使她也想像「一般人」一樣活下来,以至認真的詢問許多和性相關的問題,全心準備以投入渡邊在東京為她預備的应有尽有生活。但最後仍深陷崩潰,終於以死了結。

      為什麼還要保留「突擊隊」這個剧中人物?
      「突擊隊」這個角色假设用了會影響旧事的節奏的話,為什麼還是讓他似有還無的在戲中出現呢?中外古今,都明白電影改篇文學不易,所以能够的改篇都會對原版的书文作出中龐大的支節進行取捨。現在出現在戲中的「突擊隊」是個陰陽怪氣的怪人,他叫渡邊做早操,他關心渡邊的儀容,他說話會口吃,都是他的剧中人物在小說中的片 段,只是這些片段沒有了「為什麼他會這樣做?」是不立體的。剧中人物不立體,就引不起觀眾的共鳴跟認同,一個沒有了职能的剧中人物,為什麼還要把他留下吧?笔者百思 不得其解。到最後還要改寫了「突擊隊」的命運。「突擊隊」是無故的消解的,并不是現在戲中留下了字條而別的。其實「突擊隊」的未有,在這個充斥了「死」這 個題材的逸事中,是有「死」的含目的在于內的。連「突擊隊」最後功效也拿走了,也說明了這個角色根本是可有可無。

另一個充滿活力的女孩小林綠,相較於象徵過去的直子,她是渡邊的未來,以及象徵「生」的選擇。她積極、主動、富有自信,古靈精怪的腦袋經常讓渡邊摸不著頭緒。經典的白蒂梅翻糖蛋糕理論或許讓她顯得嬌縱,可是別忘了綠是一個「習慣葬禮」的女孩,母親過世後,父親也臥病在床,她怀有的嬌嗔和聊天都以在勞碌瑣碎的常常中進行。父親死後,綠打電話公告渡邊,要他无需加入葬禮,並約好了要联手去看色情電影,直到電話掛上之後她才偷偷痛哭。若說死別是人生最痛,而性愛是人生最快活,這場戲道出了綠能夠面對人生的持有輕重,也暗中提示死與生自身親密的關係。相形之下,直子活在逝者離去之後的悲傷中,一向無法走出來,尽管他拼命的想嘗試作愛,以象徵性的迎接痊癒,黯淡的生之慾望還是敗給了已逝去的推来推去。

      永澤兄不過是個「大滾友」?
      永澤兄是個「大滾友」小编沒有異議;不過,倘若說永澤兄只是個會搞女孩以外,就什麼亦不是的「大滾友」,小编就覺得有點投訴。永澤兄可說是在學運動盪的社会风气 中,渡邊除了綠以外,独一的朋友。他隨了帶渡邊去找女孩以外,還是渡邊成長中的一個很好的樣板。永澤兄批評渡邊的讀書品味的情節,本是最佳的橋段去聊起村 上最喜歡的大手笔費茲傑羅的,至少假使這電影是自己拍,作者料定是這樣的问讯一下。現在的永澤兄,也是部「對白諗誦機」而已。相比较起「突擊隊」,他终于個有功能的剧中人物,但還是沒有血肉。

再看看其余剧中人物:玲子過去的饱受在片中雖被严寒的一筆帶過,但在直子死後,她须要和渡邊作愛,事後他說「她找回遺失了两年的主要东西」,并且他也愿意著在旭川能夠再度戀愛,這都以對活下来的渴望。而在電影中唯二自殺的兩個人便是Kizuki和初美。Kizuki的死因不明,但她和直子之間的性是不完滿的。初美雖然擁有婚姻,卻不是他可观的愛。她的愛是堅貞的:「為什麼应当要和別的女孩子睡?為什麼只有小编一個人不夠呢?」這份愛卻被逢場作戲的永澤辜負了。永澤没有要求愛,因而她既無對性的指谪,更不會有選擇生死的煩惱。

      初美姊為什麼會忽然有一個篇幅說起了她的人生?
      初美姊在整个戲的戲份比很少,在談論交換性伴的場口从前,她就独有一上蒙大奇中出現過。為什麼猛然有整個場口都出場在他的身上吗?她的剧中人物的戲份正是為了說 出戲中「死」的主題嗎?要是是,也未免出現得太兀突了呢!還有,初美姊的那場戲的真情实意全錯了,現在的初美姊成了一個非常少氣的才女,試問如此少氣的才女,又 怎會是能够在永澤兄這個「大滾友」;背後默默的等候的女人呢?

渡邊曾喃喃自語說「Kizuki,作者和您不一樣,笔者選擇活下来」,影片中的性與不能够性,就是象徵了是或不是選擇活下来。

      玲子姐的剧中人物究竟是什麼呢?
      戲中的玲子姐也似是個完全失去了效用,不過為了讓她出現而出現的剧中人物。她不再是戲中渡邊跟病發了的直子之間的橋樑,亦非個會用音樂去冶療自身、冶療直 子、冶療渡邊的音樂人。在戲中,终归誰知道他是個搞音樂的?她拿出結他來,不過是為了要唱一下主題曲,點一下題而已。她在直子死後去找渡邊,然後跟渡邊睡 了,當中的意義,本該是叁人對直子的死的一種追念儀式,大過只兩人想要有情慾的關係。現在戲中,小编只看见到了兩人忽爾想做愛,然後做了愛。以至連情慾小编也看 不見。

●陳铁汉的渡邊徹●

以上的百分之百,都帶出了一個問題,就是剧中人物在導演的眼中不過是個工具而已。他沒有想過,一個有血有肉立體的脚色,是應該或多或少都亟需一點時間去建设构造的。只缺憾,在電影版的《挪威的山林》中,以上的剧中人物,多数不過是個紙板,彈指可破。至於松一研一演的渡邊,也不過是乏善足陳。

也許是因為陳硬汉文化背景的關係吧,這部電影的語法就像比較偏歐洲電影,JohnnyGreenwood的原創配樂也很哀伤深沈,不像一般日本剧那樣好入口,但整體還是保留了足夠的亞洲風情。村上春樹在決定開拍前就建议導演必須得是亞洲人的渴求,指标便是想維持亞洲氣味的純度,而法裔越籍導演陳英豪,加上國際級的台籍攝影李屏賓、日籍女優菊地凜子,這幾個劇組主题成員早已讓這個劇組擁有超越亞洲的視野。再觀其器械佈景,雖然工作人員幾乎都以印度人,做出來的畫面卻完全沒有一般扶桑電影的黑影,與其說這部電影是日本製作,不比說這片向國際間展現的是經過融入再造的亞洲風情。

小编腦海中的疑問當然遠不仅仅那麼少:

菊地被批評年紀和長相不相符小說形象,不過笔者覺得她作得很好,她的清澈感和神祕的双眼很能傳達在瘋狂狀態底下謹慎選擇用語的直子。綠的長相很特別,也許因為小野大辅是混血兒因而更便于散發面生的吸引力,她自信的微笑據說是被導演嚴格须要的。别的唱片行老闆居然是音樂大腕細野晴臣演的,作者是看完专门的工作人員名單才意外發現的。

      為什麼直子独一的叁回性經驗竟會變得那般的喷饭?
      直子是個毕生也濕濡不了的人,她人生的第二次濕濡正是在他20歲的这個生日,跟渡邊幹的那一次。在自身的記憶中,渡邊是個處處為女生著想的人,由其是對直 子。不过電影中,他跟直子的性愛,也未免太冷酷野蠻。當他進入了直子的身體,發現直子是處女的時候,小說中的渡邊是很溫柔地把那話兒的活動甘休,好讓身為 處女的直子好好的適應。作者想這也是基本上體貼的夫君,那一刻會做的事务。只是,戲中的渡邊,有點震驚的知情了直子是處女之後,毫不留手的就繼續了她的底特律活塞队(Detroit Pistons)運 動,一點也不理會直子第二遍的感想。并且還要在不到半分鐘的就射了。嗯...直子短暫的百多年的独占鳌头二遍性經驗,在陳豪杰導演的鏡頭之下,也未免大可悲了 罷。

真要申斥的話,比比较多東西都足以申斥,不過電影是一個獨立文章,和小說有出入的地点沒须求特別建议,單就一部電影來看,這是一部能够給85分的電影,只是花招恐怕比較不親切,但最大的担当顯然不在於其一手。總歸一句,《挪威的树林》書迷千千萬萬,陳大侠的渡邊徹是鐵定要被罵上众多年的,然则就如小說不容许滿足全部讀者一樣,改編電影更不或者滿足全部書迷。

      究竟是誰為綠選服裝的呢?
      在綠跟渡邊在餐廳中搭訕起來之後,他們去转转的那個場口,綠的那件黃米白的衣着,中灰的部份,剛万幸常人的乳頭周边的任务,分別有兩個掛飾。在銀幕之 下,看起來,就临近是綠那件服装太單薄,透出了乳頭一樣。假设本身是這戲的美術指導,究竟那一刻作者在想些什麼呢?是水原得罪了他,他想要惡作劇一下嗎?那樣 顯眼的「過失」,是應該能够幸免的吗!

      為什麼在綠的家庭的那頓午飯以後,渡邊跟綠要在綠的家园一邊繞圈、一邊說話?
      是一種幫助消化摄取的儀式嗎?還是不過是為了要畫面活動而有的導演方式吧?還是跟之後的一場渡邊跟直子,在一片綠草的山頭之上繞圈對談的場口是有呼應的吗?假若是,又是或不是太連不上關係呢?只是單以個別的場口来讲,邊繞圈、一邊說話的溝通方式,真的怪異得很。

      為什麼拍攝直子在山頭上為渡邊手淫的那場戲要在這樣大風的情況下拍攝的吗?
      是有背後的意義的嗎?是要表達三位的關係跟狂風一樣紊亂的嗎?嗯...小编只驾驭自家找不到什麼供给的意義,也沒有任何唯美的感受。

  
      有誰會在做愛的時候,還戴著文胸的呢?直子做愛的時候如此,小编還能够說處女比較害羞。連玲子姐也一樣,就有點說不通。為了什麼要这么的畏难?作者百思不得其解。

寫了這洋洋三千字,不是為了要挑毛病(釁)些什麼。都說過,這十八年來,笔者看過了無數次《挪威的森林》的小說版,并且小编也是個用圖像去思虑的人,作者的 腦海之中,一早已拍了一齣我自已的《挪威的林海》。所以,小编很清來的接头,作者是沒法子去客觀持平的去看陳硬汉版的《挪威的树丛》的。

現在這個陳豪杰版的《挪威的林海》小编沒有說過不佳,小编聽過相当多未看過原文的人,覺得這戲也蠻不錯的評價。

只是對笔者個人来讲,我怎樣也無法去喜歡這個電影版的《挪威的丛林》。

改篇文學是很困難的,由其是改篇經典文學。倘诺真的想要改篇,請要在好的文學小说出來以後的頭兩年內改篇就好了。時間久了,成了千百萬的人都看過的 經典以外,要改篇幾乎能够說是Mission Impossible。

當然,如若你有Peter 杰克逊的才華、資金與時間,你還是能够想一想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關於電影版的那些破事兒,電影和小說畢竟是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