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是人性邪恶面的排泄口,天生杀人狂

      影片头半个小时充满了教官苛责声与众新兵的yes,sir,好压抑。一起唱bitch歌是唯一的欢乐。在这种氛围下,天生微笑的胖子被训练成凶残的恶魔,无情的杀死了教官。但他们必须得变成恶魔,这样才能成为冷血的杀人利器。
      小丑作为战地记者进入了前线部队,亲临了战场的残酷。稍不注意,身边的人就会死去,“越南人不需要自由,只需要活着”,然而美国兵更没有自由,他们不知道“美国是否该和越南开战”,只确定“美国兵必须待在越南”。
      小丑的好朋友被狙击枪杀死了,自己也差点送命,他发现狙击手居然是扎着马尾辫的越南女(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双枪老太婆。。。),狙击女中枪痛苦的挣扎着,可能是因为小丑初次上战场,不想扔下她不管,最后在她的“shoot me”哀求声中开了枪。战友在旁笑他太残忍,可这就是他内心对生命的这份尊重。        

             

一个参加过越战的老兵曾对科波拉说:“如果有人问我越战是什么,我就请他去看《现代启示录》。”那么,如果有人问我战争是什么,我会请他去看库布里克的《全金属外壳》。
库布里克确实是个电影鬼才,生来就为向我们展示宇宙广袤、历史奇伟、人性复杂、欲望黑暗。他不算高产,一生只拍了十二部电影,这十几部影片涉及各种题材,拍摄风格全然不同,让人不能相信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与此同时,库布里克也是一个比较偏爱战争题材的导演,他的十二部电影中有四部关于战争,除了具有史诗与传记性质的古代战争片《斯巴达克斯》之外,其余三部反映现代战争的电影又有一个共同特点——极少正面拍摄战争场面枪林弹雨、惨烈残酷,极少利用鲜血与死亡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他更擅长通过拍摄战争的各个侧面,表现人类处在极端生存环境中时真实的非常态,表现出人性光辉与人性黑暗,也将那些黑暗中见不得人和杀人不见血的凶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光荣之路》里荒谬的一战战场和军事法庭,不顾无数士兵生命只为给自己添一枚奖章的将军甚至下令向自己的军队开炮。《奇爱博士》里虚构的世界大战、对冷战式“和平”的极力嘲讽,几乎通篇充斥着政治隐喻和黑色幽默。此这前两者相比,这部反思越战的《全金属外壳》可算得上是库布里克战争电影中隐喻最少、对战争场面刻画最直接的一部。

  胖子
   我总有一个清晰却可能不靠谱的认识,除了生理性的精神病患者,其它类型的精病神患者其实是被周围环境逼成精神病的,面对不断来自于世界的恶意侵袭无路可走的情况下选择了用自我的精神毁灭来逃离,也有一部分人选择去对抗和毁灭世界,我想他们大多数都是想安静而美好的生活的,在一切的最开始,每个人可能都在心里或者诉诸于于口一句“I need help”,电影里胖子对小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之后会是个悲剧,面对无法解决的处境像世界求助是最正常的办法,然而世界却没有回应,小丑的帮助并没有根本上改变胖子的处境,世界的机器一如既往的冰冷的运行着,对胖子来说,要么被碾过去,要么跟在后面,胖子选择了第三种,杀死了教官,杀死了自己,教官死的很无辜,我更愿意就这个满足黄色脏话的家伙继续一批新兵一批新兵的骂下去,但在胖子的世界里,教官意味着带来所有一切他不愿忍受的东西的人,是世界对胖子自我的侵袭的代表。
葡京娱乐平台,越南小姑娘
影片里出现了两类越南女人,战场出现之前的妓女和战场结束时的小女孩,按照弗洛伊德所说,人对抗死亡的方式有两种,自杀和繁殖,那么杀人和嫖妓为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前两者属于本能,后两者属于文明,美军发动越南战争,小女孩拿起杀戮的武器这背后都有很多原因,大兵们和小姑娘都不一定清楚为什么要杀死彼此的原因,大兵们心甘情愿的被训练成天生杀人机器,小姑娘的一切都不得而知,但我想她在杀第一个人之前肯定对世界说过“I need help”,但是世界并没有回之以“OK”,后来他们都拿起枪要杀掉对方,并认为为自己是正义的,作为个人来说,如果我处于这样的境地,我肯定会属于一方,而抱着正义去消灭另一方,但是如果有一个高等生物俯视着我们,一方面他可能会被这当中的一些个人所打动,另一方面他肯定会说着愚蠢,因为两种截然相反的正义相遇,结果只能是无意义的消耗,就像我们现在看历史上一次又一次重复过的事情一样,然而这一切作为部分动力推动了历史马车的前进,总觉得“文明”这两者字其实一点都不文明,表象之下全是血淋淋。

       美国大兵必须逼着自己成为无情的杀人机器,天生爱笑的胖子是这个短期训练班中的悲剧,或许速成的效果不够,没让他真正成为无情的杀戮者,终选择了自杀。。。
       影片通过“我们帮助越南人,可他们却不领情”和飞机上大兵对妇女和儿童无情杀戮的对比。既拷问了越战的合理性,又进一步的抨击了战争对人性的摧残。

   《全金属外壳》是斯坦利 库布里克导演的一部描述美国海军陆战队与越战的战争片。整个影片充满了对战争中的人性的思考。
  影片的展示部分,重点讲述的是士兵们在美国陆战队训练基地接受的残酷训练。讲述的中心是备受教官打击和讽刺的胖子莱尔的人性中邪恶面爆发的过程。人性的残酷的激发,需要一种激发的机制。在影片中这种机制正是残忍的陆战队训练。当士兵们在训练中声嘶力竭,精疲力尽时,也是他们那能掌握的文明的力量的衰退时刻。潜伏在内心深处的恐怖力量,慢慢上升,攀延,扼住他们的神经,支配他们的一切行为。无情的训练教会他们冷酷无情,所以,面带微笑的莱尔面露凶狠的枪杀了教官,最后自己含枪自尽。
  训练中多次提及性器官,性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长官教士兵们视枪为女孩子,“他是你们唯一可获得的性器官,你们和这铁与木质的武器结婚,你们将对他忠贞不二”。士兵们高歌“Four inches ~this is my rifle! This is my gun”。这种枪与最原始欲望的结合,是人类原始兽性,征服欲望最完美的诠释。
  枪作为一种冷兵器,它本身包含着一种嗜血的习性。正如教官所言“世界最致命的武器是陆战队士兵和他的步枪。如果你们期望在战争中生还,必须利用你们杀人的本能,步枪只是工具,冷酷的心才能杀人,,你们杀人本能如不清楚坚强,你们在生死关头会犹豫不决,你们不愿意杀人,便成为死的陆战队员。”当士兵们把枪视做自己生命的一部分,那自己也就变异成了一种冷血动物,真正的成为全金属外壳的机器人。
  战争是人性的邪恶的排泄口,年轻的美国士兵,怀着肆意杀戮的激情在等待赶赴前线。飞机上美兵兴趣盎然的扫射越南平民,为自己杀了157名越南人和50头水牛而骄傲。甚至厮杀妇孺,云因只是这样的杀戮更容易。正如美兵所说,回到美国,就没有人供我们射击。战争,在这些年轻人眼里,仅是一种疯狂的现实版的cs 野战。
  影片中士兵们在越南一段,欢乐嘻哈风格的音乐与战火熏烧的废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战地记者记录战争实况的工作,被在战争中去求快感的士兵看做拍电影。恍惚中观众似乎都已经随年轻士兵们欢乐轻松的笑忘掉了这是在战场。“是你吗?约翰维恩?这是我,摇动摄影机,是越南电影。”年轻人对战争的调侃轻松而自在。他们对战争的认知,仅仅局限于几声炮响,而没有意识到他们身处战场,而不是他们的电玩城。
  美国青年生活在全世界发生战争最少的美国大陆。他们潜意识里对杀戮的渴望,催促着他们年轻的生命奔赴战场,体验杀人的痛快。在越南战场杀人不受任何道德伦理法律的谴责和制裁,彷如游戏却真实可感。
  然而,当他们真正卷入战争里,便没有先前的狂躁。只有那些在枪林弹雨中穿梭,直面死亡,目睹兄弟朋友奄奄一息的人,才真正体悟到:所谓战争,不是一场挥洒英雄泪,求得豪情志的表演。它是一个生命用冷兵器对另一个生命的掠夺。无所谓众生之情,只有你死我活的真理。
  小丑是影片的人物,也是矛盾始终的角色。象征和平的徽章和带有“天生杀人”字样的徽章是他性格完美的体现。小丑自己阐释为是人类的双重性。人类本身就有嗜血性。在文明社会的制约里,人的邪恶与嗜血性被社会伦理道德法律所禁锢。当人类投身在赤裸裸血腥的战场,没有了束缚,杀人的欲望得到了宣泄。小丑渴望杀人,渴望成为街区里第一个杀人的男孩。在影片高潮,越南狙击手奄奄一息。其他队友主张让她痛苦的自生自灭,而小丑却坚持不能丢下她——一个人在废墟。最后的小丑还是不能做到冷酷无情。虽然他得到了队友的嘲讽,却让我们看到了经历过战争洗礼后的人性的光点。

1 你如何变成杀人机器
这部电影可以明显地分为上下两部,即使添一些内容拍成《全金属外壳》与《全金属外壳》续集也没有问题。前半部从加入军队的年轻人由各式各样的发型被剃成同样的光头开始,到派尔无法忍受教官与同伴们欺压,在新兵营毕业前夕开枪杀死教官后再饮弹自尽结束,共四十五分钟。前二十分钟展现新兵的军营生活,这一段基本上都在教官的叫骂声、士兵机械的夹杂着“Sir yes sir”的回答声、和金属器皿敲击的噪声中度过。在这些声音中,又以教官的叫骂留给人们印象最深,那些话语尖锐刺耳,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每一个新兵从早上起床,到晚上抱着枪躺在床上,都要听着这些言语从不间断,胡志明也没能幸免。就连士兵们拉歌时唱的都是教官编好的骂人歌,此片台词可谓是英语骂人之狠毒之肮脏的集大成者。
    教官的作用是先给士兵洗脑,再将他们重造,先把一个个鲜活的人变成没有思想麻木不仁的钢铁,再把这钢铁融化重铸为杀人武器。教官让他们给自己的来复枪起一个姑娘的名字,并抱着她睡觉,他要他们先爱上武器,最后变成武器。就像教官与士兵的一问一答,“什么使青草生长?”“血!血!血!”,“我们如何谋生?”“杀!杀!杀!”。《光荣之路》里米罗将军说:“军队需要纪律,而保证纪律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时地杀人。”这句话被拿到《全金属外壳是》里无数次实践,新兵们需要抛却良知、怜悯和同情,唤醒杀人欲望,成为国家机器。而他们的纯真岁月和独特个性,就像影片开头时那些不费吹灰之力就被理发师完全剃掉的头发一样,伴随着《你好,越南》轻快的音乐,从一张张仍然青涩的面孔前经过,无力地垂落在地。
这一段集中体现了人性转变的是“小丑”和胖子派尔。“小丑”在第一次接受训话时还是一个誓死坚持自己信仰、在毒打下仍公然反驳教官的硬汉,他甚至凭此得到几分赏识,代替“雪球”成为班长。派尔是全班最胖最胆小的一个,他无法完成日常的体能训练,不能从一个个高大的器械上翻过,甚至不会自己系好鞋带。教官指派“小丑”帮助派尔,“小丑”耐心地教派尔做一些生活琐事,训练时总搭一把手把他拖在身边。当大家的训练结束,“小丑”利用休息时间帮派尔克服困难,完成他无法完成的训练项目。经过两人长期朝夕相处,派尔一扫刚入营时整天可怜兮兮的样子,变得开朗起来。直到教官发现派尔从食堂偷拿食物,体罚了整个连的新兵,经常被派尔连累的其他人早已恨透了他,大家合伙在晚上熄灯后把熟睡中的派尔按在床上毒打一顿。“小丑”并没有阻止他们的暴行,他看着手中的凶器,犹豫再三,还是朝自己上铺的派尔砸去,一下一下,越砸越狠。最初正气的“小丑”终于在压抑中暴发,与大环境中的其他人同化。这也许不是他的本意,但那一刻暴力的释放,无疑更使他感到酣畅淋漓,那一刻,“小丑”没有同情没有怜悯,有的只是屠杀的快感,尽管这件事将成为他心里永远的污点和恶梦。
派尔从此以后变得精神恍惚、沉默寡言,时常目露凶光、喃喃自语,眼神让人不寒而栗。而他在射击方面似乎也有很高天赋,装卸子弹迅捷无比、打靶准确率极高,连教官也破天荒头一次表扬了他。就在大家都对于他的改变感到不知所措时,派尔的爆发却来得更加猛烈突兀。库布里克把这场枪杀教官与饮弹自尽的戏安排在厕所,夜晚狭小的幽闭空间,反射寒光的白色磁砖,用来营造恐怖气氛都是独特和巧妙的。其实早在七年前的恐怖片《闪灵》中,库布里克就曾把杰克追杀温迪的高潮场面安排在厕所,达到了同样的效果。平时象征着庄严与纯洁的白色,在库布里克的电影里却总是极端暴力的代言。《全金属外壳》里士兵的白色睡衣裤和白色床铺;《闪灵》,凶宅窗外从未融化的茫茫白雪,杰克想要屠杀躲在厕所里的妻儿;《发条橙》,艾力克斯一伙集体穿着紧绷在身上的白色衣服,喝着白色的人奶,奶吧里的一切摆设也是一片洁白。还有艾力克斯自杀未遂后住进的医院,前者代表暴力,后者就代表冷暴力。还有更早的一部《奇爱博士》,虽是黑白片,但本应呈现出黑色的蘑菇云在这部电影中竟然变成了发出耀眼光芒的白色。
派尔由于自己的懦弱成为体制下第一个牺牲品,也正是由于他的懦弱,他成为了第一个杀人机器的成品,只不过,是畸形的。派尔杀死教官的行为并非反抗,他不知道如此行为意义何在,眼中是深深的迷惘,于是只能调转枪头,继而轰开自己的脑袋。同样,教官也是这场悲剧里的受害人,他除了嘴下不积德外并未做出什么真正伤天害理的丑事,也没有对派尔拳打脚踢、逼迫他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是对于这场还未开始便已经注定的悲剧,我们必须献出一个祭品,即使是赝品,或替代品。

                                        

2 你如何丧失人的本性
又是在一段轻快的音乐中,电影进入第二部分,与派尔尸体做叠化处理的一个镜头显示大兵们已经来到越南。这个叠化镜头的存在让人感觉派尔的死只在上一分钟,而转眼之间,被他的死深深震撼的“小丑”已经在越南与妓女调情。派尔的死不会给他们造成更多困惑,更不会阻挡战争飞速迎来的脚步,他只是生活中的小小插曲。然而战场上的硝烟与死亡显然还没有进入大兵的视线,引起足够重视。刚从压抑的训练营中逃离,大家在这一刻反而表现出年轻人应有的活力,表现出久久压抑的人的欲望与本性,他们也是一群会互相开玩笑、骂脏话、找妓女的普通男人。
小丑恢复了他一身正气的样子,虽然头戴写着“天生杀人狂”的头盔,仍坚持在胸前佩戴一枚反战徽章。他自愿成为战地记者,去前线采访战友,遇到了新兵营的同伴“牛仔”。这是一个杀人武器终于要发挥威力的时刻,未上战场的他们一个个壮志满怀,叫嚣着要杀更多的人。冷兵器时代的杀戮如此快捷简单,只需要按一个按钮,远距离操控让你不必看到杀死了谁,他生前和死后是什么样子。杀人者毫无压力、无需挣扎,不需要挥刀砍下一颗头颅,不需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操纵死亡就像玩一场游戏。一个士兵在直升机上扫射田野里耕作的普通农民,口中还在兴奋异常地高声欢呼。
然而这并不是战争的真相,当战火蔓延至军营,身边的战友开始死亡,当“小丑”亲眼看到死人坑里白石灰覆盖着越南平民的尸体,他们选择沉默,在欺骗中麻木的灵魂渐渐有了一丝生气。一段“小丑”在前线采访大兵们的录相穿插在故事情节当中,大家的回答不尽相同,他们面对战争无可预料的未来有了自己的思考。有人迷惘,有人无助,有人恐惧,有人愤怒,中毒颇深的人还在打着官腔。可是大家无法像胖子派尔枪杀教官那样轰烂战争发动者的脑袋,无法找总统或将军泄愤。美国政府自编自导的闹剧没有落幕,英雄主义的谎言不会结束。每个人都得明白一个道理,“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择手段保全性命才是战场上的准则,这个“不择手段”其实就是泯灭人性、杀死对手。
影片最后一段,“小丑”跟随“牛仔”所在的分队执行任务,结果误入敌人埋伏,遭到废弃大楼中一个越共的狙击,这一段戏拍得张力十足、高潮不断。美军与对面大楼之间相隔的路成了通向地狱的死亡之路,两个大兵倒在路中央,不停地流血与惨叫,狙击手仍将子弹射向他们却避开要害,大家无法上前救助,又不能撒手不管,只能没有目的地胡乱开枪和绝望地嘶吼。“牛仔”带领几个人前往大楼寻找狙击手,不幸在前进过程中中弹身亡。敌方只有一人,却让整整一个连队陷入恐慌与绝望的境地。当“小丑”和另外几个人终于在烟雾弹的掩饰下找到这名狙击手并将其射倒在地时,所有人才惊奇地发现,这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两只长长的麻花辫垂在胸前,这无疑又是对美国霸权主义的嘲讽——你苦苦打击的敌人到底在哪里,又是什么?这也是对战争的严厉控诉——不分国界、种族、年龄与性别,战争把所有人都变成了杀人机器。
面对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只是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杀了我”的越南姑娘,美国士兵的满腔仇恨突然没有了发泄的出口,他们无法将这样的敌人抽筋扒皮,也没有办法把杀死自己许多战友的女孩送进医院。他们想一枪杀了她,但这即不人道又在实际上便宜了这个杀人恶魔,他们想把她抛在原地甚至避开要害补上几枪,但那也只是让她更痛苦地死去。“小丑”在一番纠结之后,还是慢慢端起了枪。库布里克给了他一个长长的镜头,在他胳膊抬起的缓慢过程中,“小丑”胸前的反战徽章渐渐被遮盖,而钢盔上印着的“天生杀人狂”几个大字却越来越明显。直到“小丑”在越南姑娘的请求声中下定决心扣动板机,他胸前的反战徽章终于被阴影完全吞没。杀人是为了救人,这是战争的荒谬。这是“小丑”来到越南以后杀的第一个人,这仅仅只是开始,以后还会更多,这是战争的悲哀。

     

3 我们都是天生杀人狂
《全金属外壳》拍的是越战,更是战争。这部电影打上越战的烙印不深,把它放到任何一场战争中都成立。
战争即是生活,它不过是一种把生活中所有痛苦感官都无限放大的极端生存环境,每一个人面对生存时的无奈选择、面对死亡时的恐惧绝望也被无限放大,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胖子派尔那样以极端的手段发泄愤怒。只有“小丑”的生存态度才是聪明的,多数情况下一身正气,同时在大环境的影响下与别人一起偷偷摸摸干些泯灭人性的坏事。其实库布里克对战争的态度早在大兵们初到越南时就已经表示明白了。轻快的音乐中,越南妓女穿着性感短裙,晃着两条长腿,一步一扭来到“小丑”和他的战友跟前,跟他们讨价还价,争着占几美元的便宜。妓女“Me horny”的招客声拖得老长,转着几个婉转的弯儿,这就是导演对战争和生活的嘲讽。在这场战争结束后,最终存活下来的,不是那些美国大兵,不是那个小姑娘狙击手,却很有可能是这些街上拉皮条的妓女、和专抢美国大兵东西的强盗。就像之前提到的,库布里克对美国霸权主义的无情嘲笑,和对战争造成的荒谬悲剧的无声控诉,这些主题在《光荣之路》和《奇爱博士》中也被反复强调。
《全金属外壳》拍的是战争,更是人性。军营里教官对士兵们做的并不是植入杀戮精神,而是将他们每个人潜在的杀戮欲望激发。我们每个人都有对杀戮的渴望,只是在文明社会的环境中,在现代人类外衣的包裹下,这种渴望被深埋在心,不常常对外界展露。当我们处在极端环境之中,当我们面对各种各样无法调和的矛盾,当杀戮变成一种手段、甚至一种目的时,我们都会是合格的天生杀人狂。电影中每一个人的生活,又有哪个是自由选择的结果呢?战争中的杀戮血腥残暴,但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风平浪静的表面下,看不见的危机与杀戮无时无刻不在繁衍生息。
库布里克敏锐的眼睛与镜头窥探到这些人性的阴暗面,看到每一个人杀戮的欲望与潜质,因此他让最懦弱的胖子派尔做出最不寻常的暴动行为;他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成为狙击手,在美国大兵身上开出一个又一个血窟窿;他让最有正义感的“小丑”参与到殴打派尔的活动中,让他最终杀死越南姑娘,手上沾满鲜血。《全金属外壳》在这一层意义上更具有了普世价值,库布里克拍的是战争群像,是暴力进化史,是我们每一个人。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战争是人性邪恶面的排泄口,天生杀人狂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