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视听语言角度看要表达的战争与人性,你看了

      《全金属外壳》是根据古斯塔夫·哈福斯特的小说《短期服役》改编而来,是一部描写越战的杰作。该影片拍摄于1987年,离越战爆发达26年之久,是长期和平之后对于战争的反思。而导演库克里克也正是借用了越战的背景来阐释了他本人对于战争的看法。
          影片主要分为两个部分。前半部分主要为训练部分,后半部分主要是越战部分。影片前半部分主要讲述了每个新兵进入部队之后被残暴的方式训练成了一个个杀人的机器。我评论的段落主要表现的是莱纳这个人在训练营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精神活动的变化。在这个段落中,教官一共出现了9次。他每次总是用粗鲁的词汇来刺激新兵们的兽性,他每次出现时的训练和训话,都使新兵们进一步朝着杀人机器而靠近。表达了战争对人性的摧残。
       这个段落的景别出现频率最高的是中近景和近景。而中近景和近景可以很好的表现人物的精神面貌,能够具体描绘人物的神态姿势,从而传递人物的内心活动。在此段落中,无论是莱纳在教官训话时,在擦拭枪械时,还是最后他在厕所枪杀教官时,基本都采用了这两种景别,更加有利于表现莱纳的神情以及他的内心世界,有利于影片的叙事,进一步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
       而本段落采用了大量的固定机位,比较客观的记录和反映了士兵们心理变化的整个过程。由于其稳定的视点和静止的框架,给观众营造出了一种主人公无法挣脱军队压抑的桎梏。本段落在运用了推的拍摄方法来展现莱纳的心理变化时最终将镜头直接定格在莱纳的脸部
特写上。这个手法在段落中一共运用了两次,第一次是表现莱纳被打之后的第一次镜头从近景推到特写,把莱纳从众多的被摄对象凸显了出来,与此同时也重点强调了莱纳的面部表情,伴随着士兵们:“blood,blood,blood”和“kill,kill,kill”的口号声中,莱纳的心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在心中已经萌发出了恨意。在第二次时,教官在介绍查理士威曼和奥斯华之后同样运用了这一手法,向我们展示了莱纳的心理变化。第二次相比较第一次而言,可以看出莱纳的恨意进一步滋长了。而莱纳的恨意就像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推镜头恰好表达了这一过程。教官的这两次训话,恰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同时使用推镜头和士兵们所含的口号声将莱纳的恨意推向了一个制高点。这个制高点没有采用推的形式,而是采用了固定镜头,景别依然是特写,通过来拿狰狞的面部表情这个细节不难看出莱纳的恨意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联系之前的内容,小丑回答教官“A killer”也同时暗示着来拿已经成为了一个杀手。而莱纳要杀的人正是教官,可以通过他们的关系轴线线看出来,预示着后面莱纳在厕所枪杀教官情节的必然性。本段落运用了前跟的镜头来展现士兵们在场地上跑步的画面,并且以和士兵们相同的速度进行正面的前跟,画框中人物的大小和位置都没有发生变化,造成了一种士兵们一直在跑但却永远无法跑出画框的感觉,再一次点名了战争对于人性压抑的主题。
这个段落的整体色彩是十分暗沉的浑浊的,营造了一种十分压抑
的气氛,同时也暗示着莱纳心理上的压抑无法排解而造成的悲剧,进一步深化了主题。教官两次在户外的训练和训话天空都布满了黑压压的云,显得十分的阴郁,并且也昭示着士兵们的人性正在一点点泯灭。而本段落色彩最阴暗的主要有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在士兵们对莱纳进行人身攻击时,此时的色彩不仅因为时间是在晚上而线的阴暗,还因为这件事是秘密进行的,更是为了暗示在教官这段时间的训练下士兵们心中的阴暗面已经通过这件事展露了出来。第二部分是莱纳准备枪杀教官是。这个部分也发生在晚上,而导演为了点明故事发展的时间和地点让演员用了手电筒这一道具来展现被摄主体莱纳,和莱纳当时正在装弹的动作。而整个环境的光是侧光,使整个环境中的人物都具有立体感,同时也营造出了一种紧张感,突出了环境气氛。同时阴暗的的色彩暗示了莱纳心里的阴暗面已经完全展现了出来,而导演也选择了十分低沉的音乐作为背景乐,两者的结合推动情节的发展,也暗示了即将发生的枪杀事件。
本段落的空间主要分为训练场,宿舍和厕所三个地方,导演在展现训练场这个空间时,天空布满了阴云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室内空间主要是宿舍和厕所。我们可以看到宿舍中有很多的柱子按照一定的距离排列,这些柱子所形成的框架就像牢房一样,把人深深的困在了里面。而厕所更是一个典型的封闭空间,无形之中应照了士
兵们在人性压抑,军队压抑下的精神扭曲,也表现了士兵不满教官的作风而枪杀教官的震惊事件。
这个段落主要表现的是莱纳在训练中经常拖后腿之后教官对于整个队的一个惩罚,最终伙伴们如无可忍对他进行一顿痛揍以及他最依赖的人小丑也打了他之后,他的心理发生极度扭曲最终他在洗手间中杀死了教官之后自己也含枪自杀。他的饮弹自尽也暗示了所有新兵人性的一个终结,他所做的一切并不是逃避,反而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抗争,是对这种毫无人性的训练方式的一个控诉。可以说他是训练后新兵中唯一一个仅存人性的的人了。

库布里克说:“历史上,军队从来都由青年人组成。在越南战场上,美国士兵平均年龄只有19岁,中尉20岁出头,上尉也不过24到25岁。海军陆战队新兵训练营的8周野蛮训练给予他们的震动,无异于原始部落里少年进入成年所必须经过的严酷仪式。”

众人猛殴派为前景,小丑试图阻止为后景,在见到这个镜头的那一刻,我深深的代入了小丑的角色,我和小丑在思考并且选择。最终小丑举起肥皂布殴打派时,我惊讶,但很快便是认同,最后只能感叹理智在这样一个群体行为背景下竟是那么的脆弱。被伤痛折磨的派在床上嗷叫,我与小丑一同堵住自己的耳朵。

影片分两个半部。前半部是关于一群海军陆战队新兵在Parris岛上受训的过程,后半部的故事伴随着其中的一名战地记者“Joker”来到了1968年初的南越。Joker在越南时戴着写有“born to kill”的头盔,胸前又别着爱好和平的标志,正好可以用来分别诠释这两部分的主题。

语言粗野下流是本片的一大特点,也反映了60年代美国士兵的实际情况。为了收集典型的语言素材,库布里克挑选越战老兵、原海军陆战队军官李·厄米饰演教官哈特曼中士,让他尽情咒骂,就像他原来训练新兵时一样。还让他测试申请当临时演员的人,面对面地痛骂他们,观察其反应,以决定取舍。结果,导演从中收集到多达240页的语言素材,并将其中最精彩的部分用在了电影中。这些脏话来源于生活,又经过加工,应该说是生活的浓缩,艺术的真实。

4派的转变
派的转变过程,先是融入在场地训练中,后是独立作为线索得以展开。这也是导演重点的转移。起始点是派偷藏甜甜圈,转折点是派遭到同伴们殴打,结束点是派吞枪自杀。

前半部的节奏十分明快,伴随着诸多军营当中的黑色幽默。扮演教官的R. Lee Ermey当年的确是一名越战中的海军陆战队教官,而相当多的台词就是基于他当年的一些回忆而来。这一部分故事是要通过这个铁血教官严酷的训练来说明被洗脑后的士兵们并不是要被训练成机器人,而是杀人的机器。而即使是他们其中最懦弱无能的“Gomer Pyle”, 最终也把7.62毫米的金属弹壳毫不犹豫地射向他素来畏怯的教官。

伏击段落是下半部的重场戏。美国兵一个个地被击毙,却又找不到敌人,纵有坦克大炮、直升机和最现代化的武器也无济于事,这就是越南战争。影片最后,提升为中士的“小丑”给那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女伏击手补了一枪的镜头是全片的高潮。在这场戏里,“小丑”的脸部特写持续了1分40秒,面部半明半暗,通过摄影,形象地表现出人的两重性,点出了本片的主题:“生来杀人”(“小丑”的钢盔上写着“生来杀人”的字样)和“爱好和平”(“小丑”的军服上别着一枚象征和平的徽章)这一矛盾的对立面却在“小丑”身上统一了起来。

感觉很重要,别说一大堆虚的东西。
这是一部看着不累的电影,但并不单薄,回味是无穷的啊。好电影是看着累,但会回味无穷。更好的电影是看着不累,但回味无穷的电影。
主题是人性,用战争来描绘,结构上分两部分,军营训练和越南战场。

后半部的内容有些涣散。但从诸多的人物对白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1)为了鼓舞士气,美军做假新闻(颇具政治意味)。
2)美国并不是为了要争取越南人民的自由而参战的(“Doc Jay”引源了LBJ的话来讽刺越战:"We are not about to send American boys nine or ten thousand miles away from home to do what Asian boys ought to be doing for themselves". 联系到现今的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个笑话没有保质期)。
3)美军无辜枪杀平民,甚至是妇女和儿童( "Animal Mother": This isn't about freedom; this is a slaughter. )。
4)美军士气不高,大家都翘首期盼着返乡之日("Cowboy": Tough break for Hand Job. He was all set to get shipped out on a medical. )。
5)美军士兵在召妓时的砍价技术娴熟(Five dollars is all my mom allows me to spend)。
6)所谓被训练得意志无比坚强的美陆战队员在遇到一名阻击手但有绝对人数优势时的上策就是等待坦克支援,中策是放弃受伤队员撤退,下策是迎战。

一部优秀影片,特别是高层次的艺术片,往往开始的几个镜头一下子就抓住了观众,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全金属外壳》也不例外。

3场地训练。
在小丑及时的旁白以及背景音乐中,剪辑得以自由发挥,为强调节奏,幽默,形式感,重复等手法提供可能性,通过这些手法,我完全沉浸其中脱离自我,我和那些士兵以这样一种方式被洗脑了,如果在寝室那段我仍然对教官的道德抱有怀疑的话,那么在场地训练这一段落之后,我已经被驯服了,我开始认同教官。军事训练本该如此,至少这样也不坏嘛。

音乐的搭配是不世之作。
剧本改编得也天衣无缝。
镜头是惯有的库布里克风。
但全剧最后的高潮部分(Joker在挣扎中结果了那名年轻的越共狙击姑娘)被最后的Mickey Mouse March中Joker的独白给冲淡了。他怎么就又不害怕了呢?只是因为他没有死?他不该困惑和厌世吗?收尾是在启发观众战争应该使人更加珍惜生命?还是库布里克只是想在凝重的高潮后加入一点轻松的气氛。我看得有点不明所以了。

这部影片是纪实的,已如上述,但厕所的造型是风格化的,厕所墙壁刷成白色也有特定含义。在库布里克影片里,白色往往跟极端暴力联系在一起,在视觉上给观众以冲击力。在原剧本里,派尔枪杀教官的地点不在厕所内,而在新兵宿舍里。为了强化这场戏的戏剧效果,使其成为影片上半部的高潮,导演将枪杀地点移到厕所内,同时设计了这一与现实生活不符的风格化场景。

1.驯化的第一步,开场。
一系列富有节奏的剃头镜头并列组合,奠定了全片在幽默中剔除人性的基调。

越南战争是一场特殊的战争,对美国来说是一场没有宣战,没有方向,没有结果,不知敌人在哪里的战争。影片下半部就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经过训练的新兵被送到越南战场跟神出鬼没的游击队作战。有这样一场戏:美军在搜索前进,一个黑人士兵打开地图却找不到自己部队应该走的方向。他拿出指南针交给“牛仔”,指南针好像也失去了作用,他们仍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黑人士兵说:“我想我们应该改变方向。”可是,方向在哪里?敌人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这场戏内涵深刻,指南针都失去了作用,很有象征意义。

军营部分总体感觉轻松,娱乐,但事后我知道我被蒙骗了,我在这样一种氛围中,放弃了我对战争的固有认识,与那些士兵一道接受教官的驯化,直到派自杀那一刻,我对战争的认识才又回归理性。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海军陆战队新兵训练营是一所将人训练成野兽,训练成杀人机器的学校。影片开始的一组特写镜头——17个新兵发式各异,一个个被剃成光头,时间每人三秒,机位始终不动——显然是导演经过深思熟虑而精心设计的。导演通过新兵入伍剃发这一表象剖析了新兵训练的实质:头发剃掉了,个性剃掉了,尊严剃掉了,人性也剃掉了,剩下的只是人的躯壳。哈特曼甚至命令新兵穿着裤衩在室内操练,在他的口令下,一手荷枪,一手握住生殖器前进,以夸张手法揭示了人性扭曲的实质。

2.寝室,教官对新兵训话。
高调,仰拍教官为主,背景天花板的光线总是带点粉色,摄影机跟随教官游荡在新兵,柱子与床铺,天花板等简单的元素之间,偶尔通过硬切手段强调一下初次露脸的新兵。我们的视觉感受是流畅的,低密度的,简洁似乎带点神经质的。但同时,在听觉上,我们不断遭受教官高密度的,富有节奏感的轰炸。正因如此视听对比,我们才能与新兵一起,专注的洗耳恭听教官的训话,洗脑正式开始了。

特写是电影艺术区别于戏剧艺术的因素之一,只要使用得当,就能极大地增强影片的表现力。德国著名电影理论家爱因汉姆说过:“改变画面界限和拍摄距离的可能性,使电影艺术家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任何场面加以分割,而不用更动现实。”(《电影作为艺术》)他又说:“(特写镜头)可以强调某些部分,从而引导观众去揣摩这些部分的象征意义。可以使观众特别注意某些重要的细节。”(同上)库布里克在电影界一向以注意细节著称,如前述新兵剃发的特写镜头和这里派尔面部表情的特写镜头都运用得十分成功。

从剧作角度而言,主要人物在此全部出现,其个性一一得到精炼的强调。尤其是派与生俱来的微笑面相,小丑思考的独立行,此二人强调最多。事实上,可以这样说,派的微笑面相通过暴力方式扭曲纠正是贯穿影片第一部分的,而小丑的独立思考在第一部分仅是提示,真正发展是在影片的第二部分。

下半部71分钟,叙述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越南作战的情景。上下两部分之间没有过渡的段落,镜头从“傻子派尔”自杀一下子就跳到越南岘港街头妓女拉客的场面。列兵“小丑”是妓女拉客的对象,也是联系上下两部分的线索。下半部的情节主要围绕着“小丑”作为军事记者的采访活动展开。这里有《星条报》编辑部开会的镜头;有活埋越南平民大坑的场景;有猴年停火期间美军遭袭击的段落;有“小丑”乘直升机上前线与“牛仔”并肩作战的场面;还有遭伏击,“牛仔”牺牲,“小丑”击毙女伏击手的情景。这一段的高潮也在结尾。“小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人性战胜兽性,给受伤倒地痛苦挣扎的越南女伏击手补了一枪,让她尽快死去。

第二部分不再是明快的高调,而是更加阴郁沉闷,也不再强调节奏,重复等技巧,而是专注于各式人物的展现,通过多个层面表达对战争的认识。,,,,很显然我更喜欢写第一部分。

在一个没有姓名,没有性别,没有休息,没有头脑,当然也不允许有自由和性欲的世界里,人性被兽性取代,杀人成了惟一的目的。厕所杀人的一组镜头形象地预示“傻子派尔”的伙伴在越南战场将面临的种种恐怖景象。八周训练的最后一夜,“小丑”值班,走进厕所查夜,但见“傻子派尔”坐在抽水马桶上往步枪里压子弹,两人目光相对。后来教官进来,三个主要人物在这一特定场所相遇了。这时,导演交替使用了全景、中景、中近景、近景和特写的一组镜头交待了三人所处的位置,营造了一种紧张的气氛。这里,库布里克充分利用特写镜头的功能,引导观众将注意力集中到某些重要的甚至关键的细节上,让观众清楚地看到派尔脸部表情的变化,特别是那心灵的窗户,那双目光呆滞、充满仇恨和杀机的眼睛。突然,派尔端枪对准教官,从他异样的目光里,观众预感到将要发生可怕的事情。果然,他开枪打死了教官,接着又以更残忍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派精神扭曲的眼神你一定无法忘记,俯拍的镜头加深了我的同情与愧疚。当在军营的最后一晚,那眼神再次出现,并且最后一次出现,派枪杀了教官,并吞枪自杀。在我指望更多台词的时候,子弹就这么出去了,这让我想起了《邦尼与克莱德》。猝不及防的枪声,然后是死亡的升格镜头。

这部越战片在探讨“战争与人”的关系这一主题上,对复杂的人性、人的精神分裂、人的两重性的挖掘较其他越战片更深了一步,是一部引起争论、值得研究的影片。

上半部节奏明快,叙事紧凑,与下半部节奏缓慢,叙事松散形成了反差。库布里克不止一次地宣称,他在电影艺术上的一个追求,就是要打破电影的传统叙事结构。应该说,这部影片在打破好莱坞传统的严谨叙事结构方面取得成功。当然,这里所说的松散不等于没有呼应。如果我们说上半部的高潮表现了人的兽性大发,那么下半部的高潮就表现了人性的复归。从这个意义上讲,两部分结合起来正好完整地体现了导演的意图:通过这部影片阐释人的两重性。

影片的叙事采用了两段式的时空顺序式结构,全片没有表现梦境、幻觉的镜头,是一部纪实影片。上半部45分钟,叙述17个新兵到南卡罗来纳州帕里斯岛的海军陆战队新兵训练营受训。八周之内,这些新兵经受了严酷的法西斯式训练,跌、爬、滚、打,吃尽苦头,目的只有一个,将新兵训练成没有头脑、丧失人性、绝对服从的杀人机器。在这里,军训就是一切。叙事单一、简洁。一切与军训无关的叙事全在排斥之列。主要人物是教官哈特曼中士,列兵“傻子派尔”和列兵“小丑”。八周野蛮训练结束后,新兵被分配到各个战斗部队。这一段的高潮在结尾。被训练成杀人机器的“傻子派尔”,杀死的第一个人却是教官哈特曼,然后自杀。

片名意为包在子弹头外面的一层金属外壳。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从视听语言角度看要表达的战争与人性,你看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