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自卑者的刀鋒

本來是抱著抵制的心情去看的,奧斯卡這麼如此商業的獎項能評出什麼樣的好電影呢?! “清朝人”居然講英語,純粹是為了滿足西方觀眾的獵奇心理嘛!外國導演能把握如此具有中國歷史性的題材嗎?作為第一部獲准進入北京紫禁城實景拍攝的電影,他一定又是與中共達成了某種妥協……
可是看到最後我真的是被它震撼了,無關乎多少磅礴的大場面,只因為那隻藏在金鑾殿座椅底下半個世紀的蛐蛐兒……
人生一世不管你經歷多少起起落落,浮浮沉沉,一切光榮與暗淡都將過去,就算你是皇帝又怎樣?!也許史詩的情懷就蘊藏其中,悲天憫人就是影片的終極關懷……

觀影隨記:Factory Girl.
本文中包含同性戀、性、性格扭曲的內容,容易引人反感,請慎入。
并且请注意:文中所写的是纯粹针对电影中的三个角色,请完全独立于真實人物之外来看待。

還沒看《月光男孩》(Moonlight,2016)之前就已經聽說過導演(Barry Jenkins)是王家衛的影迷。導演對手持攝影的運用、以及透過色彩運用來放大角色情緒,最起碼在這兩點上,本片確或會令影迷想起王家衛的作品。但於我而言,這部電影會讓我聯想到王家衛的地方是,該片雖與《春光乍洩》(Happy Together,1997)一樣,同樣是以「同性」作為故事題材,但兩部電影最終所著重的,卻並非、或不僅是「同性」。比方說,我一直都覺得,黎耀輝和何寶榮的那段愛情,其實與「同性戀」和「異性戀」並沒有太多的關係,其實就是「愛情」;而《月光男孩》較側重於主角的成長經歷,而主角的成長,與他作為「同性戀者」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但儘管如此,電影還是將重心放在講述他的成長經歷。

    電影劇本有一個很贊的情節設定,把諾亞方舟的故事搬到了疾馳的列車上,然後採用橫貫場景的boss戰,再現了但丁《神曲》裏從18層地獄上溯至天堂的歷程。而隱藏在頭等艙和末節車廂的秘密電話又讓人聯想起國際政治博弈⋯⋯不過也正是想要表達的東西太多,想要傳遞的信息太多,讓這部兩個小時不到的電影在敘事結構上不堪重負,簡單的情節和人物關係都不足以承載龐大的敘事,最後留給我們一個每處都說到一點,卻處處都沒有說透的故事。
    導演大人對遊戲的癡迷最終ruin掉了本可非常多元復議的本子,讓橫貫車廂的戰鬥變成了拙劣的通關遊戲。看到“殘奧會聖火傳遞”的那一段我真當場笑噴,完全出戲啊!

他無可救藥的自卑同時也肆無忌憚的,傷害著週圍的人。

除了「同性」這個題材以外,《月光男孩》裡的主角還是黑人、而且還要是窮人。在該片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之後,在網絡上、或文化評論圈子裡,有不少評論皆以「政治正確」來形容該片,甚至直指該片是以「政治正確」取勝。我認為,與其說《月光男孩》是一部「政治正確」的電影作品,倒不如反過來問,到底這部電影是有多「政治正確」?本片確是以一個出身於貧窮地區的黑人同性戀者為主角,但這種背景,是否就會自然的使得一部電影成為「政治正確」的作品?或,「政治正確」又如何?

抛卻歷史,抛卻那些icon們的形象,這是一部關於三個人的電影。女主角Edie,男主角Andy,他們中間的第三者,billy。
在我眼中,這只是一部關於Andy的電影。關於一個自卑者如何傷害他身邊的人。
(第一眼看到取下墨鏡的Andy我就忘記了這是一部有歷史背景的電影。這個演員太出彩了,以至於我無法把他當成一個“Andy Warhol”的架子。)

近一兩年裡,美國電影工業不乏有以「種族」為題材的作品。在本片中飾演胡安(Juan)和特蕾莎(Teresa)的Mahershala Ali及Janelle Monáe,就曾在年初上映的《隱藏人物》(Hidden Figures,2016)裡飾演過重要的角色。該片以真實事件為改編,故事發生於六零年代初的美國,當時美蘇兩個超級大國正進行著太空競賽,而主角等三名黑人女性數學家任職於美國太空總署,但卻因膚色以及性別而受到岐視,但最後,她們的才華和能力還是最終得到認可,從而能為國家作出貢獻、開始受到白人同僚所尊重。無論是《隱藏人物》、或是在年初曾引起轟動的《訪‧嚇》(Get Out,2017),在這兩部作品裡面,「黑人」皆是處於絕對的劣勢裡面,也就是說,在「種族」這一點上,並沒有見得《月光男孩》是有多「政治正確」──影片裡出現的角色,幾乎都是生活在貧窮地區的黑人。

一、Edie的美 和 Andy的醜。
這無疑是個悲劇。Edie的悲劇是屬於她自己的。Andy和Edie的悲劇則是源自Andy的自卑。

如果說因為主角是「同性戀者」,所以這就是一部「政治正確」的電影,那麼是不是也是說,所有以性小眾為題材的電影,都是些「政治正確」的作品?而,在《月光男孩》裡面,其實也不是在講些什麼,一個同性戀者最終獲得了勝利和認可的故事。電影雖有留白,但還是可以看得出,主角在成年以後深深的隱藏了自己的性取向,直到他最次遇到了兒時玩伴凱文。如果這是一部要拍「政治正確」的電影,理應不會出現這種情節才對,主角應該在小時候就光明正大的向其同齡人宣布:我就是同性戀。

關於Andy的醜。
Andy在電影中的形象,就是一個蒼白孱弱的同性戀男青年。
他無時無刻不在煩惱著自身的醜陋——甚至於在教堂懺悔。
兩個場景令人印象深刻:一、電影開頭Andy試戴假髮;二、Andy的母親說兒子皮膚上都是斑點,此時Andy正拿粉底試圖掩蓋牠們。
直到電影結尾都沒有嚮觀衆展示拿下假髮的Andy會是何種模樣。很難解釋這是一種仁慈或是更加的殘忍。

如果還要說電影有什麼細節會讓我想起王家衛,那應該是電影裡面的配樂,特別是那首曾在《對她有話兒》(Hable con ella,2002,dir:Pedro Almodóvar)和《春光乍洩》裡嚮起過的〈Cucurrucucu Paloma〉。

關於Edie的美。
Andy被Edie的美吸引,只在一瞬間。隨後他便讓Edie作了電影的女主角。Andy有句臺詞:“Edie太美了不能作藝術傢(too beautiful to be an artist),藝術傢須是醜的。Edie是超級明星(SUPER STAR)。”
這句臺詞中隱藏著兩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iw1aaro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 自卑者對美的敵意。
    在承認和愛慕著Edie的美的同時,抹殺了她的思想,她是個空殼明星。這也爲以後Edie被輿論打入“庸俗”的囚牢埋下伏筆。
    Andy的心中藏著對Edie的強烈嫉妒,這種嫉妒,又是他無法說出口的。

2.自卑者對自己的敵意。
“藝術傢須是醜的”Andy在無路可退的自嘲著,鞭打著自己的自尊心。Andy與Edie在公園閑遊時也有類似的臺詞:“我太醜了,所以幹不了別的事”(Edie稱贊Andy是個藝術傢)。
此時再回溯到電影開頭,Andy的初登場:他在教堂忏悔,說著自己沒有一件粉紅色的外套一段。便可知相對於成爲一個“藝術傢”,Andy的內心更想成爲一個“因爲迷人而被世界銘記(他稱贊Edie的話)”的美人。
在一個年輕人心中,肉體的“美”是高於一切的。

二、美 和 性
年輕人愛美,也希望自己是美的。因爲美是關於性的。

關於性,有兩個場景直擊這個話題:一、Andy和Edie在天臺,爲billy的事情發生爭論。Andy說:“性對我而言只是太抽象了(too abstract)”。二、Andy獨自對著猛男的裸照自慰。(BGM是Velvet Underground的音樂,配得好~!)

第一個場景中,Andy一句話便將自己與性撇清了關係;第二個場景中,他卻從行爲上膠著其中。這一幕直接揭示了兩點:1、Andy並非沒有性需求;2、Andy只對男體有性慾。
自慰是自卑者唯一解放性欲的途徑。
“自慰行爲”也包含了Andy拍攝的那些色情意味電影。(和《鋼琴教師》中女教師的偸窺癖和自殘下體本質上是相通的。)

Andy和Edie,如果沒有“性”這個敏感的因素間入其中,也許他們將是一對相處愉快的好朋友,甚至靈魂伴侶。“性”是Edie引人註目的關鍵,也是Andy自卑、自閉的緣由。
Andy嫉妒著擁有美貌的Edie,隨時能獲得性滿足、隨時能擄獲美男的心。

而直接引爆這個因素的人正是billy。搖滾明星,美男子,週身圍繞著性感的氣場。他是Andy和Edie兩次關係惡化的關鍵。他的出現暴露了Andy對Edie的妒嫉,也凸顯了Edie的幼稚無知,和Andy在自卑中的煎熬。Edie以爲Andy的妒嫉是指嚮billy的,卻不知道自己的年輕美貌才是兩人關係破裂的最終原因。

Edie和Andy兩次關係惡化:
1.Edie和billy初見,他們的照片被登載在報紙上。Andy怒形於色。
2.Edie請billy來和Andy合作拍電影,billy大肆羞辱了Andy。Andy並沒有當場發作,但緊接著就與Edie決裂了。

寫到這裏已經很長了,不是我習慣的篇幅,先休息一下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政治正確,自卑者的刀鋒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