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日本人是怎么对付负伤的友军的,这篇

 《狂怒》讲的是二战中一组老坦克兵带一个新兵的故事。

美版狼牙山五壮士——《狂怒》
电影从高地上一名骑着白马的士兵开始,然后被蹦出来的布拉德皮特猝不及防地干掉,奠定了这是一部解构英雄的电影。片尾也正好首尾呼应,这次战争活下来的打字员被称为了英雄,而真正的英雄却是上帝视觉下,坦克里的4个人。
这里的解构不是批判,不是《迷雾》里男主的英雄主义被解构,而是从上帝视角去看这场战争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战争把人变成鬼,战场上没有好人坏人之分,只有活着的人和死了的鬼。这部电影的剧情线很模糊,但是用细节突出了三个最光辉的人:小机枪手,德国少年,电影结尾打手电的德国士兵。三个涉世不深,单纯的人,有着整部电影最闪耀的人性的光辉。他们是战争中活着的人,他们或是因为死亡,或是因为电影的结束,战争的结束,停在了走向战争炼狱的边缘,就像辛德勒的名单中那个彩色的小女孩,他们就是这整部电影最闪亮的部分。三个人免于失去人性,是这部剧情线很浅的电影最令我感动的地方。首
整部电影都在试图让人感受战争对人性的摧残,布拉德皮特小队对纳粹战俘的仇视,对德国平民的蔑视,新加入战场的新兵,第一课就是要亲手杀死一个战俘(尽管那是不合战争法的)。盟军进驻小镇的时候老大爷不回家躲着,却要当指路党,结果被自己人一枪爆头。德军在火炮轰炸时也置友方和平民于不顾,炮弹却偏偏戏剧性地绕开盟军坦克夷平了和诺曼有萍水之缘的女孩所居住的房屋。我们没有经历过战争,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曾经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将会经历什么,这样的世界使他们走向深渊,摧毁了他们最后一点点底线,他们放纵自己,没有人知道第二天自己将会是在哪里,将会是什么样子。说句幼稚的话,我觉得,在那个战场上,战争让他们变成了彻底的鬼,无论他们在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有罪的不是他们,是战争。电影的开头,皮特杀了一个纳粹,放走了一匹马,从此马和女人和人性,就是电影中不可分割的符号。经
在拯救大兵瑞恩里面,新兵与老兵,是互动的,之所以有互动,因为他们都还是人类,还可以进行正常的情感的交流,打字员卡彭最终变成了一名战士,而那些老兵们,也从麻木的,冷血的战士变回了人。在冷酷无情的战争中,保存下善良的人性,这才是比拯救瑞恩更难完成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他们都完成了,并非事实如此,而是他们所一贯秉持的理想主义信念。贸
在狂怒中,新兵与老兵,是单方面的灌输,打字员诺曼最终变成了杀人机器,或者说,他又变回了一个懦弱的打字员,而老兵们依旧是那些麻木的老兵。四个老兵变成了为杀戮而生,为杀戮而死的鬼,当皮特最终要死掉的时候,还不忘嘱咐一下打字员,不要投降,他们会折磨你致死(又是虐待战俘)。但最终打字员还是投降了才生存下来的,对于人性的不信任,对于战争法的不信任,在那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战争中,人性不是能够救赎一切的上帝,只是上帝手中那颗变幻无常的骰子。厚
“Ideals are peaceful,history is violent.”布拉德皮特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很有感触,也很有意思。理想是和平的,历史是暴利的,或者说战争是暴力的。理想用的是复数,而历史用的是单数。在启示录中,出现的第一位骑士骑得是白马,不知是否是特意而为之,狂怒中的开头与结尾都有白马出现。私以为白马作为片中一个符号,代表的是短暂的和平,可以扣上皮特大爷本片金句的“idea is peaceful”。 当德国军官骑着白马穿过战场时,战斗结束,战场暂时宁静——随后被皮特手刃也说明仅仅是暂时而已。 侥幸生还的诺曼在一夜惊魂后被马蹄声惊醒,白色马腿闪过,象征着战场又恢复了和平。裔
电影中,还有一个人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圣经哥bible。他不是正经的随队牧师,他不仅为自己人祷告,还为敌人祷告,还杀人。当其他人进镇狂欢找女人鬼混的时候他在看圣经。当坦克行进其他人在闲聊鬼扯的时候他在看圣经; 当其他人在搜刮战利品的时候他终于不看圣经了,他在给垂死的德国兵做告解。就这样一个堪称模范教徒,见面就神经兮兮问别人是不是得救的准神棍坦克炮手,打起仗来杀人放火毫不留情,一炮就把德军的机枪手炸得支离破碎。之前所作所为是宗教的神性,之后杀人打炮是军人的本性,一手圣经给垂死的德国兵做死前告解一手打炮杀人绝不含糊,是战争,将如此纯粹的人变得矛盾,暴力。
最后一段堪比我国抗日神剧的5vN大战,看的真是热血沸腾,当狂怒号车组最后的幸存者二等兵诺曼被赶来友军救起扶下坦克之时,友军众人对着布满弹痕的狂怒号啧啧称奇,感叹一辆谢尔曼勇挫300德军的勇气和幸运。战争英雄诺曼坐在开往后方的汽车上,透过脏兮兮的玻璃茫然地回望着自己兄弟们的墓碑——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美军战士们通过狂怒车组用性命守下的十字路口挺进柏林。
没有人会知道当晚Grady是如何被”铁拳“放射出的金属液体洞穿身体。
没有人会知道墨西哥人Gordo是如何在投掷手雷时被击中,为保护大家不被掉入坦克中的手雷所伤自己扑向了手雷阵亡。
没有人会知道相信一切好运气上帝决定自己为上帝所选、平时总是安静读着圣经的Bible是如何在给车长递手雷时被一发子弹打穿头颅。
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车长唐——这个铁血的军人,如何在最后一刻,让诺曼开打逃生门逃生,独自淡定的迎接德国人投入坦克中的两枚手榴弹,把心爱的坦克当成自己生命最后的归宿。
但是,这些诺曼都知道。
战火早已烧干了诺曼的泪水,兄弟们作为人生终点的狂怒号也渐渐远去。
皮特大叔曾说,他最大的任务,是带兄弟们回家,一个抱着带着兄弟们或者回去的愿望的人怎么会做出5vN的抉择,1945年4月,战争已经走向结束,他们马上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也许,这群可怜的人,被战争变成了疯狂的鬼的人,已经把狂怒号,这个一直陪伴他们的坦克当作了自己的家,他们最终还是回到了家。
被战争变成的鬼,死在战争中,也许不是坏事。

二战时期日本实行的是义务兵制,数百万日本士兵原本是出身农村的淳朴的孩子,但在战争中却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这电影既有些主旋律色彩,又有些神剧的味道,不过白璧微瑕,无论是情节安排,还是整个场面制作,整体水平是超赞的。

首先是坦克,他们把这里叫做家,家里有酒,有裸女图,有血,还有让一个新兵恶心的东西。一个封闭场景的真实还原,能让观众很快进入角色,因为此时的观影体验变成了两种:一种是观众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观看电影,第二种是电影里的人物又在相对封闭的坦克里参与这场战争。
双重的封闭环境下,观众能很快进入角色,《地心引力》就是这么做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心境高雅韵如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位老兵回忆:“我们上学的时候课间都用军号,分两组,一队扮演日军一队扮演敌军,两组对打,充斥着对周边国家的蔑视。”

除开这些不谈,我印象很深刻的是这部片子的思想性也是近年战争片中少有的,探讨的一个主题是理想和现世的冲突问题。

原本的坦克五人组因为一个人的离去,不得不添加一个新人打字员进来,他很年轻,看到杀戮就会本能抵触,跟刚入伍的老兵一样。而此时的老兵布拉德皮特,哪怕看到纳粹俘虏都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日军服兵役后,会发现他们最可怕的敌人不是中国人、美国人,而是日本人,是他们上一级的军官,在军队里体罚是常有的事,异常残忍。

人活在世界上的一大主题是认识上帝,有的宗教叫认识真实,认识良心,从而达到真善美和谐的圆满境界。但是问题在于“善良的不一定美丽,美丽的不一定真实,真实的不一定善良”,在有的宗教中叫做真如与浊世的矛盾,有的宗教叫天堂和现世的矛盾。

于是接下来必然会有一场新兵成长戏:他们俘获了一个纳粹兵,任凭他如何用德语述说对家人对自己的乞怜,皮特都死死握紧新兵的手,然后开枪。新兵的世界观从这一刻开始扭转,从刚开始连尸体都不愿意扫射,到最后称为机器。
机器这个词不仅是对新兵,也是对当时射杀俘虏,旁边麻木围观甚至嬉笑的老兵,他们都怎么了?

图片 1

片中的新兵也是如此,作为一个坦克组的机枪手,他的矛盾是为了队友的安全,必须残酷无情的扫射一切可能的险情,哪怕对方仅仅是游击队的小孩。否则代价就是队友被燃烧弹活活烧死。很有意思的是,表面上看,这个新兵是心肠软,但是在老兵看来则是不专注,不投入战争,会害死大伙的。尽管这些大老粗没能想的这么明白,但是他们本能上觉得要教训一下这新兵蛋子,让他明白什么是战争,“把脑子转过来”,他们说,“战争不好看,但你本来就不是为了喜欢战争而来的”,言下之意就是你不是因为喜欢某样东西而投入它,而是因为投入而认识某样东西。

他们自己也想知道,于是皮特带新兵到了一家纳粹家庭“过家家”,坐在一张桌子上的5人,突然每一个都红了眼眶,太久没有回过家,置身战争和杀戮中间,太久远离家庭和正常的人类活动,每个人都成了“机器”,杀人机器。长时间的战争,机器也会疲倦,于是他们想出了各种方式安慰自己:有成天祷告的,有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混球的,还有深深隐藏自己信仰,一心希望活着回去的皮特。

新兵要经过残酷的训练才能成为随意扇别人耳光的老兵,在刺杀课程上他们直接拿中国的老百姓练习,有的新兵不忍心,就会被扇耳光,扇到他能下手为止。

布拉德皮特扮演的车长残酷而精明,业务熟练。他的组是师里面存活时间最长的一个坦克车组,他发誓要让他的队员活到战争结束。为了这个目的,自然不能容忍新兵的这种状态,他的教育方法也极其反常,命令新兵枪杀一个俘虏练胆。新兵宁死也不肯做这种不人道的事情,他反抗说“我还有良心啊(conscious)”,但还是被队长掰着手枪毙了那个俘虏。

其中有一个细节,军官问:“为什么他们不投降”
皮特反问:“你会吗?”

一位老兵说:“直到现在我还被耳鸣折磨着”,因为他入伍时经常被长官抽耳光。

就是这样一个野蛮人,队员们虽然平时吵吵闹闹,但是关键时刻哪怕赴汤蹈火也跟着他干,因为队长在履行他的角色。队长在片中说了两句名言“做好你的工作”,“理想是和平的,历史是暴力的”。某种程度上,这是培根的那句名言“客观规律就是上帝留在这个世间的痕迹”的注脚。人投入到某样事情中去,会随着认识的加深,而洞悉到某种规律,所谓“技近乎艺,艺近乎道。”

战争进行到这里,依然不重要了,每个人想着的,只是快点结束,于是这场战役其实比我国宣扬爱国主义的《狼牙山五壮士》走得更远,因为《狂怒》从解构英雄挖掘到了人性,而《狼牙山五壮士》到现在都不肯承认当时的五个人其实还有活下来没有壮烈牺牲的,哀其可悲,更哀其不究。

新兵要在冰天雪地里进行高强度的行军,往往一天有三十公里的耐力练习,为锻炼他们夜间作战能力即使连梦游都在行军。

这新兵遇到的问题,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痛苦,所谓“仁不带兵,义不行贾”,从白起到拿破仑,都有过杀俘的行为,最近的美国一个海豹小组,因为在行动中释放了一个牧羊人,导致行动泄露,最后整组队员全部战死这样极端的例子。
因为我们所理解的善良也好,美好也好,未必是真正的善,怎么样坚守阵地,怎么样保护好自己的同袍,看起来是更大的善。在战争的摧残和这些老兵的诱导下,新兵开始抛弃感情,毫无顾忌的坐在铁壳子里对软弱无力的散兵喷吐火舌,用他自己的话说,开始“享受杀人的快感”。

《狂怒》仍然是美化了战争中存在的施暴,那个被带进坦克的德国妇女,应该不是跟士兵勾搭上的吧?即使是德国男人都应征入伍了,妇女长期得不到生理需求,也应该只会跟一个而不是谁来就上的态度吧?这是一种软胁迫。

图片 2

但是过度的投入,乃至完全的失去自我的放纵,这就是道吗?片末有点讽刺意味的是,主人公也装死尸来躲避战场清理,结果遇到的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德军新兵,对方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心揭发他。这真是那句话“道可道,非常道”,到底他和车长的哪种哲学是对的?如《金刚经》亦有云“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如同新兵跟那个表妹的亲热,也是建立在软胁迫的基础上,所以,皮特刚开始给的东西根本就是多余,解读成伪善也是可以的。更不存在表妹最后竟然喜欢上新兵乃至要互留联系方式,这一段的设置存在美化嫌疑。不过导演的补救措施也比较及时,及时炸死了表妹一家,然后混蛋告诉新兵:“这就是战争!”

在这样的制度下,足以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变成冷冰冰的战斗机器,这就不难解释日军对伤兵的做法。

令人动容的是混蛋跟新兵去侦查的一段,混蛋高速新兵一直觉得他是好人,因为新兵的到来,似乎在对已经变成机器的自己说,你还是人不是战争机器。这一份清风般的提醒,已经预示后面悲剧的到来。

在美国战争片中,经常有这样的场景,如果有一个士兵受伤,队员不会抛弃他离开,这个士兵一再说:“不要管我”,队员还是执意要背着他一起走,拿怕敌军在不断空投炸弹。

因为观影较多的朋友一般都会熟悉,如果片中开始美化,开始描写甜蜜,那么往往后面随即而来的是危机。要体现悲剧,首先你得把美好的玫瑰拍得足够美好,正如侦查时混蛋对新兵的真情流露,还有新兵放哨时那一端野外的静谧。

美国奉行的价值观跟日本不同,美国哪怕是尸首,也会背回国安葬,这体现了战争的人道主义精神。

反向推知:当玫瑰被拍得足够美好了,导演便可以开始撕给你看了,于是一大群纳粹的降临,把5个人逼到了为国捐躯的悬崖。

日本就不是这样,在战争初期或许日本人会送医院治疗,不会粗暴对待伤兵,然而随着战争的深入,日本兵变成了疯狂的杀人机器,他们已经丧失了人性。

这一段的交火,最精彩的莫过于皮特的死,一边是纳粹狙击手特写的冷静,一面是皮特的挣扎。这一枚枚静得要命的子弹,正是战争对每个战争参与者的打脸,残酷来得很静悄悄。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一句老话: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图片 3

最后,新兵爬到了车底,被一个看起来似乎跟他一样年轻的纳粹君发现,然而他没有声张,而是放生了新兵,这一段的设置可参照坦克车进镇时发现悬挂的都是不愿参站的德国民众,于是片子很巧妙地化解了战争两国的敌对气氛,战争还是由一部分爱战的纳粹挑起,德国的民众仍是主张和平的,跟放生新兵的德国民兵一样。

在几个比较着名的战役中,日本都会派人回来查看伤兵情况,然后一枪解决了他们。

这里的美化是必须的,就像我们不愿意相信,这次香港竟然大部分的民众都相信;就像我们才知道,日本反华,不仅是日本的军国主义支持,日本大部分的民众也持如此态度。

后来为了节约子弹,干脆用刺刀解决他们,而这些伤兵在负伤后知道自己活不成,也有引爆手榴弹自尽的,也有让队员帮他剖腹自杀,死前还要喊一句“天皇万岁”!

所以,真相往往是残酷的,就像新兵最后被救起被称为英雄,而剩下的4人,也许只有最后不断上拉的上帝视角,才会让荧幕前的我们看到,那个十字路口,一辆坦克车,五个英雄的故事。

日本的军医不会治病,只会干两件事,一件是细菌实验,一件是打“空气针”。伤员如果去医院更惨,还不如让队友帮自己解决了。

此外,本片最后的镜头交代,也是对片中出现比较多关于上帝讨论的一个导演反馈:你们做的,上帝都看在眼里!由此推测,导演是一个基督徒。

日本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因为节约战争资源:日本是个小国,资源有限,而美国后期又对日本进行封锁,日本的每一颗子弹都要节约用,更不要说粮食了,伤员不能走路,还要消耗人力、物力资本,所以必须解决掉。

第二,日本人认为伤员会成俘虏,一旦被抓,恐怕泄密,这样做万无一失。

日本的人性是自私和残暴的,但不是生来如此,而是这个变态的国家,嗜血的天皇以及恐怖的军部将日本的每一个人变成冷酷的杀人魔王。

日本老兵说:“赌博会上瘾,吸毒会上瘾,可你们知道杀人也会上瘾吗?当杀人成了瘾症,见人就想杀,脑子完全没有思考,只沉浸在杀人的痛快里。”

日本人性在战争中已经近乎疯狂和变态,对于这种无法自控的人,其实已经是废人了,在精神学中这也属于一种精神疾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战时期日本人是怎么对付负伤的友军的,这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