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泡泡影音,剧情梳理解析

真受不了有些人看不懂就说这个片子烂,然后说打高分的是装,你看不懂不代表别人也看不懂好吗?
关于谁是鬼的问题,目前我更倾向于白衣女是鬼,而日本老头则是和巫师一起要拯救村庄的,但是由于人们已经没有信仰,不相信耶稣,所以当最后的小牧师也不相信神时,眼睛就不再能分辨神和恶魔了。
导演风格真心脏乱差……
以下引用(引自腾讯):
到底谁是好人?巫师和日本老人是不是一伙?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相当明确,导演自己在访谈中已经透露,日本老人一直都是一个好人,而巫师确实一直跟日本老人是一伙的。
从一开始日本老人在瀑布下沐浴时对“褌”(日本传统内裤)的特写,到后面萨满巫师换衣服时候同样身着“褌”的特写,到两人做法时类似的鼓点和祭品(黑鸡和白鸡)都是一直在暗示日本老人和萨满巫师有着某种联系。影片里多次暗示老人会拍下受害者的照片,直到影片最后一刻,萨满巫师拿出相机拍下了警官钟九死去家人的照片,曾经出现在老人家里的其他受害者照片出现在了巫师手中,这时观众终于确认:老人和巫师一直都是一伙的。
  然而老人和巫师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导演罗宏镇在这里蓄意用剪辑技巧玩弄了观众。开始故事的线索全部指向日本老人是恶魔,然而导演通过镜头的快剪和拼接,向观众揭示了和表面剧情完全不一样的事实。
在萨满巫师和日本老人同时做法的那一段,观众非常容易理解为是正邪两方在斗法。
  但是事实上,导演在此时插入了一个遇难者的事件,巧妙地打乱了叙事。
  老人实际上做法是为了复活遇难者,而萨满巫师做法则是为了除去已经恶魔化的小女孩。通过做法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巫师的每一次攻击都让小女孩身体遭受痛楚,而老人开始受到攻击则是在白衣女鬼出现之后。导演通过快速插入镜头,让看似正邪斗法的一幕讲了完全不想干的两起独立事件。
同样,在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最后一次面对面搏斗时,老人始终没有正面攻击警官,而是一直逃跑。在老人逃开警察们的追捕后,逃与追的对象变成了老人和白衣女鬼。导演在这里又蓄意使用了叙事诡计:荧幕左侧看到白衣女鬼在跑,右侧看到老人在跑,以为是老人想要追杀白衣女鬼;但是仔细看两个角色的眼神就知道,女鬼往前看,老人不时回头,明显其实想要追杀老人的是女鬼。温和无害的老人和蓄意欺骗警官、攻击力十足的女鬼,孰正孰邪一目了然。
老人为什么会变成恶魔?导演到底想说什么?
  影片里坐实老人是上帝的使者的关键线索出现在影片最后。当年轻的教堂辅祭去质问老人时,老人身上出现了圣徒才有的圣痕。与此同时,女鬼要求警官钟九在鸡叫三次之前不许回家,这赤裸裸地暗示了《圣经》里彼得三次不认基督的典故,导演本人在采访中也承认了这一点。在《圣经》中,圣徒彼得三次没有认出衰弱的、正在被折磨的基督,在电影里,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的也一共见面三次,老人处境一次比一次狼狈(第一次隐没在人群中,第二次老人的狗被杀,第三次老人被女鬼追杀至重伤),钟九同样没有意识到老人其实才是想要拯救整个被诅咒的村庄的人。
那么影片最后,明明是上帝的使者的老人为何会变成面目狰狞的恶魔形象呢?其实整部影片的主角虽然是警官钟九,但是影片里点题的题眼却是戏份不多的教堂辅祭。辅祭一开始是作为日语翻译加入到了破案队伍中,在整个破案过程张都一直相信上帝的力量,一直希望警官到教堂去寻求帮助,在其他警官攻击丧尸时还试图保护丧尸,并因此受伤。讽刺的是,正是这样一个纯善的信徒到最后单枪匹马去质问日本老人究竟是神还是恶魔。
  影片里处处暗示着在这个山村里,信仰已经衰落,教堂门可罗雀,神父自己已经放弃了信仰,在警官去求助的时候表示神是无能为力的。影片结尾,最后一个忠贞的信徒去质问老人时,老人向信徒展示了圣痕,证明了自己的身份。然而为时已晚,当最后一个信徒也失去了自己的信仰,神便于恶魔无异。在已经不信神的辅祭眼里,本应是神的化身的老人此刻就是一个恶魔的形象。
同样,在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最后一次面对面搏斗时,老人始终没有正面攻击警官,而是一直逃跑。在老人逃开警察们的追捕后,逃与追的对象变成了老人和白衣女鬼。导演在这里又蓄意使用了叙事诡计:荧幕左侧看到白衣女鬼在跑,右侧看到老人在跑,以为是老人想要追杀白衣女鬼;但是仔细看两个角色的眼神就知道,女鬼往前看,老人不时回头,明显其实想要追杀老人的是女鬼。温和无害的老人和蓄意欺骗警官、攻击力十足的女鬼,孰正孰邪一目了然。
  老人为什么会变成恶魔?导演到底想说什么?
  影片里坐实老人是上帝的使者的关键线索出现在影片最后。当年轻的教堂辅祭去质问老人时,老人身上出现了圣徒才有的圣痕。与此同时,女鬼要求警官钟九在鸡叫三次之前不许回家,这赤裸裸地暗示了《圣经》里彼得三次不认基督的典故,导演本人在采访中也承认了这一点。在《圣经》中,圣徒彼得三次没有认出衰弱的、正在被折磨的基督,在电影里,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的也一共见面三次,老人处境一次比一次狼狈(第一次隐没在人群中,第二次老人的狗被杀,第三次老人被女鬼追杀至重伤),钟九同样没有意识到老人其实才是想要拯救整个被诅咒的村庄的人。

看了这么多影评这个是最符合的。(转)

戛纳电影节到现在,一部非竞赛单元的韩国影片《哭声》成了最大惊喜。今年戛纳恐怖惊悚片不少,主竞赛单元的《私人采购员》,一种关注单元的《霓虹恶魔》都属此列。然而《哭声》一出,前面几部统统黯然失色。
有人这样形容《哭声》:看开头以为是刑侦片,后面发现是鬼片,突然又变成了丧尸片,看完之后恍然大悟,这原来是一个宗教片。
《哭声》到底谁是鬼,哭声剧情全解读
曾经执导了《追击者》和《黄海》的罗宏镇这次彻底地把观众玩弄于股掌之间,电影散场后,身边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互相讨论:“到底谁是好人谁是恶魔呢?”几乎是全员出动看完《哭声》后,腾讯戛纳报道团对剧情展开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激烈争辩。不管你喜不喜欢罗宏镇的风格,这都是一部值得反复进电影院观看的电影。
《哭声》的故事其实非常简单,一个神秘的日本老人出现在韩国全罗道谷城的小山村里,此后村子里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思异又血腥的灭门惨案。
《哭声》到底谁是鬼,哭声剧情全解读
警官钟九在追查凶手的过程中逐渐发现这一系列案件都是被超自然力量掌控的。就在这时,钟九的小女儿被附身,眼看着灭门厄运就要降临在钟九一家,钟九转而寻求萨满巫师的帮助。
巫师将这一切都归咎于那个神秘的日 本老人,但是就在钟九和日本老人的搏杀中,一个神秘的白衣女鬼搅局加入,出手攻击巫师。
巫师告诉钟九其实女鬼才是幕后黑手,但是女鬼坚持日本老人才是恶魔……最后钟九一家仍然没有逃过被屠杀的厄运,而白衣女鬼和日本老人到底谁是幕后黑手?
导演用最后一分钟成功看晕了所有观众。
跟之前偏现实题材的作品不同,这次罗宏镇大胆讲述了一个关于信仰和超自然力量的故事。然而根据外媒对罗宏镇的采访,故事的发生地谷城本来就曾经发生过大规模迫害天主教徒的事件,而拍摄《哭声》的契机正是因为罗宏镇接连失去了两个非常亲密的朋友,死亡让他开始思考更多。所以《哭声》的立足点绝不是虚无,而是有着实在的现实根基。
到底谁是好人?巫师和日本老人是不是一伙?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相当明确,导演自己在访谈中已经透露,日本老人一直都是一个好人,而巫师确实一直跟日本老人是一伙的。
《哭声》到底谁是鬼,哭声剧情全解读
从一开始日本老人在瀑布下沐浴时对“褌”(日本传统内裤)的特写,到后面萨满巫师换衣服时候同样身着“褌”的特写,到两人做法时类似的鼓点和祭品(黑鸡和白鸡)都是一直在暗示日本老人和萨满巫师有着某种联系。影片里多次暗示老人会拍下受害者的照片,直到影片最后一刻,萨满巫师拿出相机拍下了警官钟九死去家人的照片,曾经出现在老人家里的其他受害者照片出现在了巫师手中,这时观众终于确认:老人和巫师一直都是一伙的。
然而老人和巫师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导演罗宏镇在这里蓄意用剪辑技巧玩弄了观众。开始故事的线索全部指向日本老人是恶魔,然而导演通过镜头的快剪和拼接,向观众揭示了和表面剧情完全不一样的事实。
在萨满巫师和日本老人同时做法的那一段,观众非常容易理解为是正邪两方在斗法。
但是事实上,导演在此时插入了一个遇难者的事件,巧妙地打乱了叙事。
老人实际上做法是为了复活遇难者,而萨满巫师做法则是为了除去已经恶魔化的小女孩。通过做法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巫师的每一次攻击都让小女孩身体遭受痛楚,而老人开始受到攻击则是在白衣女鬼出现之后。导演通过快速插入镜头,让看似正邪斗法的一幕讲了完全不想干的两起独立事件。
《哭声》到底谁是鬼,哭声剧情全解读
同样,在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最后一次面对面搏斗时,老人始终没有正面攻击警官,而是一直逃跑。在老人逃开警察们的追捕后,逃与追的对象变成了老人和白衣女鬼。导演在这里又蓄意使用了叙事诡计:荧幕左侧看到白衣女鬼在跑,右侧看到老人在跑,以为是老人想要追杀白衣女鬼;但是仔细看两个角色的眼神就知道,女鬼往前看,老人不时回头,明显其实想要追杀老人的是女鬼。温和无害的老人和蓄意欺骗警官、攻击力十足的女鬼,孰正孰邪一目了然。
老人为什么会变成恶魔?导演到底想说什么?
影片里坐实老人是上帝的使者的关键线索出现在影片最后。当年轻的教堂辅祭去质问老人时,老人身上出现了圣徒才有的圣痕。与此同时,女鬼要求警官钟九在鸡叫三次之前不许回家,这赤裸裸地暗示了《圣经》里彼得三次不认基督的典故,导演本人在采访中也承认了这一点。在《圣经》中,圣徒彼得三次没有认出衰弱的、正在被折磨的基督,在电影里,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的也一共见面三次,老人处境一次比一次狼狈(第一次隐没在人群中,第二次老人的狗被杀,第三次老人被女鬼追杀至重伤),钟九同样没有意识到老人其实才是想要拯救整个被诅咒的村庄的人。
《哭声》到底谁是鬼,哭声剧情全解读
那么影片最后,明明是上帝的使者的老人为何会变成面目狰狞的恶魔形象呢?其实整部影片的主角虽然是警官钟九,但是影片里点题的题眼却是戏份不多的教堂辅祭。辅祭一开始是作为日语翻译加入到了破案队伍中,在整个破案过程张都一直相信上帝的力量,一直希望警官到教堂去寻求帮助,在其他警官攻击丧尸时还试图保护丧尸,并因此受伤。讽刺的是,正是这样一个纯善的信徒到最后单枪匹马去质问日本老人究竟是神还是恶魔。
影片里处处暗示着在这个山村里,信仰已经衰落,教堂门可罗雀,神父自己已经放弃了信仰,在警官去求助的时候表示神是无能为力的。影片结尾,最后一个忠贞的信徒去质问老人时,老人向信徒展示了圣痕,证明了自己的身份。然而为时已晚,当最后一个信徒也失去了自己的信仰,神便于恶魔无异。在已经不信神的辅祭眼里,本应是神的化身的老人此刻就是一个恶魔的形象。
《哭声》到底谁是鬼,哭声剧情全解读
老人和巫师一直为受害者拍照,其实是为了收集他们的灵魂,影片透露老人可以通过做法让死去的人复生(虽然被打断之后没有彻底成功)。然而当最后一个信徒再也不信仰神明,神和恶魔混为一谈的时候,巫师原本收集的相片散落一地,意味着他们的拯救工作宣告失败。一直唆使人们放弃信仰、背叛神的女鬼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所以,罗宏镇说了半天,就一句话:愚蠢的人类啊,你们分不清善与恶,活该去死。当然,文艺版的表述就是:在未知的命运面前,渺小的人类永远无法为自己的命运做出正确的判断,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身处其中的人可能永远无法分辨清楚。
此时再回头看影片开头引用的那一段看似无关的《路加福音》,其实影片第一分钟已经为大家剧透了全部内容:
“他们却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
“耶稣说:“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
“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开头三段字幕,分别暗示了影片发展的三个小高潮:村民以为老人是鬼魂;老人被无端误解,无法向警察解释;影片最后老人要求辅祭触摸自己的手,而女鬼情急之下拉扯警官钟九时并无实体。
是不是感觉被导演狠狠地戏弄了一把?《哭声》不愧是今年戛纳最值得为之献上膝盖的影片,单纯地以为这是一部狂撒血浆的惊悚片简直是对导演技巧的侮辱。真应该让《私人采购员》学学,什么叫真正意义上后背发凉。

话不多说,先上两篇专访,第一篇来自于深焦编辑部
第二篇来自于腾讯娱乐

  那么影片最后,明明是上帝的使者的老人为何会变成面目狰狞的恶魔形象呢?其实整部影片的主角虽然是警官钟九,但是影片里点题的题眼却是戏份不多的教堂辅祭。辅祭一开始是作为日语翻译加入到了破案队伍中,在整个破案过程张都一直相信上帝的力量,一直希望警官到教堂去寻求帮助,在其他警官攻击丧尸时还试图保护丧尸,并因此受伤。讽刺的是,正是这样一个纯善的信徒到最后单枪匹马去质问日本老人究竟是神还是恶魔。
  影片里处处暗示着在这个山村里,信仰已经衰落,教堂门可罗雀,神父自己已经放弃了信仰,在警官去求助的时候表示神是无能为力的。影片结尾,最后一个忠贞的信徒去质问老人时,老人向信徒展示了圣痕,证明了自己的身份。然而为时已晚,当最后一个信徒也失去了自己的信仰,神便于恶魔无异。在已经不信神的辅祭眼里,本应是神的化身的老人此刻就是一个恶魔的形象。

《哭声》全解读:见神见鬼见人心

相信这部电影的主要争论点在于究竟谁才是这些凶案的始作俑者,而通过日本老头与日光(驱魔人)的相同内衣以及二人拍下的照片,两人是合作关系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争论也大体分为两派:即 1.日本老头从始至终都是恶魔,日光是其从犯,而白衣女是前来捉鬼的;2.白衣女是真正的女魔头,日本老头和日光都是前来驱魔的。

  老人和巫师一直为受害者拍照,其实是为了收集他们的灵魂,影片透露老人可以通过做法让死去的人复生(虽然被打断之后没有彻底成功)。然而当最后一个信徒再也不信仰神明,神和恶魔混为一谈的时候,巫师原本收集的相片散落一地,意味着他们的拯救工作宣告失败。一直唆使人们放弃信仰、背叛神的女鬼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所以,罗宏镇说了半天,就一句话:愚蠢的人类啊,你们分不清善与恶,活该去死。当然,文艺版的表述就是:在未知的命运面前,渺小的人类永远无法为自己的命运做出正确的判断,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身处其中的人可能永远无法分辨清楚。
此时再回头看影片开头引用的那一段看似无关的《路加福音》,其实影片第一分钟已经为大家剧透了全部内容:
  “他们却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
  “耶稣说:“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
  “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开头三段字幕,分别暗示了影片发展的三个小高潮:村民以为老人是鬼魂;老人被无端误解,无法向警察解释;影片最后老人要求辅祭触摸自己的手,而女鬼情急之下拉扯警官钟九时并无实体。

戛纳电影节到现在,一部非竞赛单元的韩国影片《哭声》成了最大惊喜。今年戛纳恐怖惊悚片不少,主竞赛单元的《私人采购员》,一种关注单元的《霓虹恶魔》都属此列。然而《哭声》一出,前面几部统统黯然失色。

这两种观点在豆瓣影评里各执一词,彼此提出推断和质疑,在此我仅仅提出几个疑问:
若持第一种观点,日本老头为何会在中途被逼得走投无路甚至委屈哭泣?又为何在结尾处手上出现会出现圣徒才有的圣痕?

有人这样形容《哭声》:看开头以为是刑侦片,后面发现是鬼片,突然又变成了丧尸片,看完之后恍然大悟,这原来是一个宗教片。

若持第二种观点,日本老头为何要复活僵尸(我无法说服自己他给一个极度腐烂的人作法是为了复活死者)?为何菩萨丝毫不庇佑日光,甚至让无名女在神像面前吹熄蜡烛?为何日本老头数次在影片中以生食血肉的恶魔形象现身?又为何数次坠崖都可以有不死之身?

曾经执导了《追击者》和《黄海》的罗宏镇这次彻底地把观众玩弄于股掌之间,电影散场后,身边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互相讨论:“到底谁是好人谁是恶魔呢?”几乎是全员出动看完《哭声》后,腾讯戛纳报道团对剧情展开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激烈争辩。不管你喜不喜欢罗宏镇的风格,这都是一部值得反复进电影院观看的电影。

似乎两种推论都有瑕疵,无法完全说得通。

《哭声》的故事其实非常简单,一个神秘的日本老人出现在韩国全罗道谷城的小山村里,此后村子里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思异又血腥的灭门惨案。

而恰恰这两篇专访里导演对人物设定以及情节的解读,也分别表达了这两种推论,摘录如下:

警官钟九在追查凶手的过程中逐渐发现这一系列案件都是被超自然力量掌控的。就在这时,钟九的小女儿被附身,眼看着灭门厄运就要降临在钟九一家,钟九转而寻求萨满巫师的帮助。

深焦:关于千禹熙选角,本次角色与之前她所演的偏很女性的角色有较大差异,当时是怎么选择的?
罗宏镇:在准备阶段,选择拍摄场地,定在了谷城(与哭声韩语同音),当感受当地的风光、氛围。对我来说片中千禹熙的角色是神,可以是守护神,也可以是地方神灵,东方的信仰中善恶并非绝对,要结合当地水土特征,表现这种神性或灵性,我是觉得千禹熙这符合表达这样多变角色的特质。
深焦:其实刚问导演类似问题,他的答复是因为感觉你能够表达守护神,地方神灵,这种比较抽象的感觉,所以会考虑到你。

巫师将这一切都归咎于那个神秘的日本老人,但是就在钟九和日本老人的搏杀中,一个神秘的白衣女鬼搅局加入,出手攻击巫师。

千禹熙:(惊讶地说)导演从来没直接跟我说过原因,这是第一次听到。但是我拿到剧本后也是认为该角色不是人类,而是接近神灵,所以当跟导演对角色理解相同后,拍片现场并不需要很多沟通,有些跟随直觉。(以上两段摘录于《深焦 ×哭声》导演及主演戛纳专访:这部口碑爆棚的血浆神棍大片究竟说了什么?)

巫师告诉钟九其实女鬼才是幕后黑手,但是女鬼坚持日本老人才是恶魔……最后钟九一家仍然没有逃过被屠杀的厄运,而白衣女鬼和日本老人到底谁是幕后黑手?

---------我是分割线------------------
到底谁是好人?巫师和日本老人是不是一伙?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相当明确,导演自己在访谈中已经透露,日本老人一直都是一个好人,而巫师确实一直跟日本老人是一伙的。从一开始日本老人在瀑布下沐浴时对“褌”(日本传统内裤)的特写,到后面萨满巫师换衣服时候同样身着“褌”的特写,到两人做法时类似的鼓点和祭品(黑鸡和白鸡)都是一直在暗示日本老人和萨满巫师有着某种联系。影片里多次暗示老人会拍下受害者的照片,直到影片最后一刻,萨满巫师拿出相机拍下了警官钟九死去家人的照片,曾经出现在老人家里的其他受害者照片出现在了巫师手中,这时观众终于确认:老人和巫师一直都是一伙的。
然而老人和巫师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导演罗宏镇在这里蓄意用剪辑技巧玩弄了观众。开始故事的线索全部指向日本老人是恶魔,然而导演通过镜头的快剪和拼接,向观众揭示了和表面剧情完全不一样的事实。
在萨满巫师和日本老人同时做法的那一段,观众非常容易理解为是正邪两方在斗法。
但是事实上,导演在此时插入了一个遇难者的事件,巧妙地打乱了叙事。
老人实际上做法是为了复活遇难者,而萨满巫师做法则是为了除去已经恶魔化的小女孩。通过做法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巫师的每一次攻击都让小女孩身体遭受痛楚,而老人开始受到攻击则是在白衣女鬼出现之后。导演通过快速插入镜头,让看似正邪斗法的一幕讲了完全不想干的两起独立事件。同样,在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最后一次面对面搏斗时,老人始终没有正面攻击警官,而是一直逃跑。在老人逃开警察们的追捕后,逃与追的对象变成了老人和白衣女鬼。导演在这里又蓄意使用了叙事诡计:荧幕左侧看到白衣女鬼在跑,右侧看到老人在跑,以为是老人想要追杀白衣女鬼;但是仔细看两个角色的眼神就知道,女鬼往前看,老人不时回头,明显其实想要追杀老人的是女鬼。温和无害的老人和蓄意欺骗警官、攻击力十足的女鬼,孰正孰邪一目了然。
老人为什么会变成恶魔?导演到底想说什么?
影片里坐实老人是上帝的使者的关键线索出现在影片最后。当年轻的教堂辅祭去质问老人时,老人身上出现了圣徒才有的圣痕。与此同时,女鬼要求警官钟九在鸡叫三次之前不许回家,这赤裸裸地暗示了《圣经》里彼得三次不认基督的典故,导演本人在采访中也承认了这一点。在《圣经》中,圣徒彼得三次没有认出衰弱的、正在被折磨的基督,在电影里,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的也一共见面三次,老人处境一次比一次狼狈(第一次隐没在人群中,第二次老人的狗被杀,第三次老人被女鬼追杀至重伤),钟九同样没有意识到老人其实才是想要拯救整个被诅咒的村庄的人。那么影片最后,明明是上帝的使者的老人为何会变成面目狰狞的恶魔形象呢?其实整部影片的主角虽然是警官钟九,但是影片里点题的题眼却是戏份不多的教堂辅祭。辅祭一开始是作为日语翻译加入到了破案队伍中,在整个破案过程张都一直相信上帝的力量,一直希望警官到教堂去寻求帮助,在其他警官攻击丧尸时还试图保护丧尸,并因此受伤。讽刺的是,正是这样一个纯善的信徒到最后单枪匹马去质问日本老人究竟是神还是恶魔。
影片里处处暗示着在这个山村里,信仰已经衰落,教堂门可罗雀,神父自己已经放弃了信仰,在警官去求助的时候表示神是无能为力的。影片结尾,最后一个忠贞的信徒去质问老人时,老人向信徒展示了圣痕,证明了自己的身份。然而为时已晚,当最后一个信徒也失去了自己的信仰,神便于恶魔无异。在已经不信神的辅祭眼里,本应是神的化身的老人此刻就是一个恶魔的形象。(以上来自《哭声》全解读:见神见鬼见人心)

导演用最后一分钟成功看晕了所有观众。

所以,我个人认为导演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到底要表达什么。

跟之前偏现实题材的作品不同,这次罗宏镇大胆讲述了一个关于信仰和超自然力量的故事。然而根据外媒对罗宏镇的采访,故事的发生地谷城本来就曾经发生过大规模迫害天主教徒的事件,而拍摄《哭声》的契机正是因为罗宏镇接连失去了两个非常亲密的朋友,死亡让他开始思考更多。所以《哭声》的立足点绝不是虚无,而是有着实在的现实根基。

一部真正牛逼的电影,应该是让持不同观点的人都能够完整地阐释自己的理解,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不是像本片一样,充满了各种疑惑而无法豁然开朗,在逻辑上充满缺失。

到底谁是好人?巫师和日本老人是不是一伙?

也许有人认为这种脱离上帝化视角的影片是真正的神作,但我更认为一味玩弄神秘主义和宗教符号的高开低走之作,只是一部不能被称为成功的影片。况且导演多用刻意的铺垫和剪辑手法所呈现的故事,会让人产生生涩的观影体验,一句“你看到的是你所相信的”必然无法满足观众脑洞大开的较真之心。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相当明确,导演自己在访谈中已经透露,日本老人一直都是一个好人,而巫师确实一直跟日本老人是一伙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薄情寡义蘑菇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哭声》全解读:见神见鬼见人心

从一开始日本老人在瀑布下沐浴时对“褌”(日本传统内裤)的特写,到后面萨满巫师换衣服时候同样身着“褌”的特写,到两人做法时类似的鼓点和祭品(黑鸡和白鸡)都是一直在暗示日本老人和萨满巫师有着某种联系。影片里多次暗示老人会拍下受害者的照片,直到影片最后一刻,萨满巫师拿出相机拍下了警官钟九死去家人的照片,曾经出现在老人家里的其他受害者照片出现在了巫师手中,这时观众终于确认:老人和巫师一直都是一伙的。

然而老人和巫师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导演罗宏镇在这里蓄意用剪辑技巧玩弄了观众。开始故事的线索全部指向日本老人是恶魔,然而导演通过镜头的快剪和拼接,向观众揭示了和表面剧情完全不一样的事实。

在萨满巫师和日本老人同时做法的那一段,观众非常容易理解为是正邪两方在斗法。

但是事实上,导演在此时插入了一个遇难者的事件,巧妙地打乱了叙事。

老人实际上做法是为了复活遇难者,而萨满巫师做法则是为了除去已经恶魔化的小女孩。通过做法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巫师的每一次攻击都让小女孩身体遭受痛楚,而老人开始受到攻击则是在白衣女鬼出现之后。导演通过快速插入镜头,让看似正邪斗法的一幕讲了完全不想干的两起独立事件。

同样,在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最后一次面对面搏斗时,老人始终没有正面攻击警官,而是一直逃跑。在老人逃开警察们的追捕后,逃与追的对象变成了老人和白衣女鬼。导演在这里又蓄意使用了叙事诡计:荧幕左侧看到白衣女鬼在跑,右侧看到老人在跑,以为是老人想要追杀白衣女鬼;但是仔细看两个角色的眼神就知道,女鬼往前看,老人不时回头,明显其实想要追杀老人的是女鬼。温和无害的老人和蓄意欺骗警官、攻击力十足的女鬼,孰正孰邪一目了然。

老人为什么会变成恶魔?导演到底想说什么?

影片里坐实老人是上帝的使者的关键线索出现在影片最后。当年轻的教堂辅祭去质问老人时,老人身上出现了圣徒才有的圣痕。与此同时,女鬼要求警官钟九在鸡叫三次之前不许回家,这赤裸裸地暗示了《圣经》里彼得三次不认基督的典故,导演本人在采访中也承认了这一点。在《圣经》中,圣徒彼得三次没有认出衰弱的、正在被折磨的基督,在电影里,警官钟九和日本老人的也一共见面三次,老人处境一次比一次狼狈(第一次隐没在人群中,第二次老人的狗被杀,第三次老人被女鬼追杀至重伤),钟九同样没有意识到老人其实才是想要拯救整个被诅咒的村庄的人。

《哭声》全解读:见神见鬼见人心

那么影片最后,明明是上帝的使者的老人为何会变成面目狰狞的恶魔形象呢?其实整部影片的主角虽然是警官钟九,但是影片里点题的题眼却是戏份不多的教堂辅祭。辅祭一开始是作为日语翻译加入到了破案队伍中,在整个破案过程张都一直相信上帝的力量,一直希望警官到教堂去寻求帮助,在其他警官攻击丧尸时还试图保护丧尸,并因此受伤。讽刺的是,正是这样一个纯善的信徒到最后单枪匹马去质问日本老人究竟是神还是恶魔。

影片里处处暗示着在这个山村里,信仰已经衰落,教堂门可罗雀,神父自己已经放弃了信仰,在警官去求助的时候表示神是无能为力的。影片结尾,最后一个忠贞的信徒去质问老人时,老人向信徒展示了圣痕,证明了自己的身份。然而为时已晚,当最后一个信徒也失去了自己的信仰,神便于恶魔无异。在已经不信神的辅祭眼里,本应是神的化身的老人此刻就是一个恶魔的形象。

《哭声》全解读:见神见鬼见人心

老人和巫师一直为受害者拍照,其实是为了收集他们的灵魂,影片透露老人可以通过做法让死去的人复生(虽然被打断之后没有彻底成功)。然而当最后一个信徒再也不信仰神明,神和恶魔混为一谈的时候,巫师原本收集的相片散落一地,意味着他们的拯救工作宣告失败。一直唆使人们放弃信仰、背叛神的女鬼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所以,罗宏镇说了半天,就一句话:愚蠢的人类啊,你们分不清善与恶,活该去死。当然,文艺版的表述就是:在未知的命运面前,渺小的人类永远无法为自己的命运做出正确的判断,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身处其中的人可能永远无法分辨清楚。

此时再回头看影片开头引用的那一段看似无关的《路加福音》,其实影片第一分钟已经为大家剧透了全部内容:

“他们却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

“耶稣说:“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

“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开头三段字幕,分别暗示了影片发展的三个小高潮:村民以为老人是鬼魂;老人被无端误解,无法向警察解释;影片最后老人要求辅祭触摸自己的手,而女鬼情急之下拉扯警官钟九时并无实体。

是不是感觉被导演狠狠地戏弄了一把?《哭声》不愧是今年戛纳最值得为之献上膝盖的影片,单纯地以为这是一部狂撒血浆的惊悚片简直是对导演技巧的侮辱。真应该让《私人采购员》学学,什么叫真正意义上后背发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kx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转自泡泡影音,剧情梳理解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