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夜晚的爱与生存意志,科幻作品里的伦理

涉及到生化人、人工智能的科幻作品,总是喜欢讨论一个伦理问题,即什么样的智慧生物,能够被赋予与原生人类相同的权益。这个权益,包含了自由与自主,而它的获取总是伴随着抗争。有意思的是,在现实社会中,并不是所有原生人类都能始终肆意的生活。过去奴隶们的地位与影片中生化人的地位和其相似,他们生老病死都在主人的掌握中,始终按照既定的路线前进。总是有个别特例,因缘际会的有了审视命运的机会,在觉醒中彷徨而绝望,因绝望而奋起反抗。生化人的革命不过是过去革命的科技版本,讨论中人类社会永恒的话题。

影片一开始的细节让我并没有联想到外形物种,我以为是走传统禁制风格,譬如这片区域受了什么诅咒不能说话又或者是他们是受过生化实验的病患。 但没想到走的是这种路子,说实话有一点点老套。 但是从最小的儿子鲍被怪物袭击的时候让脑子紧绷的氛围就有了。 就是那种时时刻刻担心有怪物被招来的紧迫感和压力,而且是始终存在的压力。 父亲一直是伟岸的形象,虽然是传统的木讷的不善言语的父亲,但始终爱家庭,担责任。

赫拉利的《人类简史》可以称得上是一部奇书,他用宏大的想象力和非同寻常的奇想,将历史学、文化学、哲学与人类史浇筑在一起,从人类认知和心智发展的角度阐释了人类的历史。赫拉利对于人类史的每一个思索与拷问,都闪耀这人性与智慧的光辉。他对于智人和其他物种表现出了无边大爱,但同时他也关心作为单个人的幸福,他对“快乐”做出历史哲学式的探究,在书的最后,他也对智人未来发展也提出了忧虑和期待。

读了这么多书,或感动,或压抑,或陶醉,或惊讶,但从来没有一本书如《人类简史》般让我震惊之余想要反驳。初次听到《人类简史》是我表妹在我转发的《李银河说婚姻终将消亡》的朋友圈评论里提到此书,再后来蔡康永在一档节目里推荐这本书,所以抱着极大的好奇,到图书馆搜罗了一圈,竟然一无所获,索性在网上定了《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书一到,我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阅读盛宴,确实,书中很多观点有点颠覆三观,比如,书中讲:并不是人类控制了小麦,而是小麦操控了智人;农业革命是一场骗局;世间一切都是虚构的故事,像国家、公司、贸易;从生物学上研究快乐的根本从而操纵生化机制;生命没有意义;智人终将被取代等等,读完确实有点不寒而栗,所以就这几个观点,允许我不自量力的进行反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ik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在严厉要求儿子和自己外出的时候,是希望他能早早地成为男子汉,能够保护妈妈和姐姐,在他畏惧声音不敢捕鱼的时候,带他去瀑布边大喊,让他明白利用环境学会生存,拒绝畏缩。在妈妈在家遭遇危险的时候,让他去点烟火引走怪物(引线足够长,足够安全逃离)。

全书分从认知革命、农业革命、帝国与资本、科技革命四部分写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赫拉利极其犀利的笔触,颠覆了我太多的固有思维和认知。

第一个观点:小麦操控了智人。作者高度肯定了狩猎采集社会的一切,甚至定义狩猎采集时代是富裕的社会,理由是:食物多元化,流动取食,不必担心饥饿而且小部分人群居,传染病少。从这个角度出发,农业社会虽然食物流于单一,但作物的统一和大面积种植,让智人免于流浪和野兽攻击之苦险;此外,定居的局面虽然引发了传染病的传播,但是医学的不断发展恰也控制了疾病的蔓延。所以,整体来讲,从狩猎采集到农业社会,并不是一场骗局,而是社会的进步。

不难发现,最大的险境始终是父亲冲上前,无论是鲍拉响了火箭的音乐,还是被怪物入侵的房子,以及最后保护了两个孩子,发出吼叫声吸引怪物(这时候女儿没有打开耳麦让我很不理解,在已有两次经历之后应该能联系到一起,并且即使是不可能也得尝试一下,这样父亲就能活下来)。

认知革命是历史从生物学中脱离而独立存在的起点。对于人类的起源,我的意识还停留在猿类进化、可以直立行走和使用工具的层面上,没有意识到人类也分为不同的人种,而智人作为唯一人类留存和发展的原因,是因为智人讲故事的能力。智人通过讲故事,链接没有血缘关系的数以百万计的陌生人,让智人能够合力行事,从而获得影响世界的力量。包括宗教、国家、文化、经济、政治、公司银行等虚拟实体,甚至是人权主义和民族主义,都是智人“想象中的现实”。通过讲故事的能力,智人开启了一条采用“文化演化”的快速道路,而不再停留在“基因演化”这条总是堵车的道路上,使得智人合作的能力一日千里,把其他人类和动物物种远远甩开。

第二个观点:世间一切都是虚构的故事,包括贸易、公司和国家等。人类从原始社会发展到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是经过了一代又一代人不懈努力和奋斗的,他们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最终开创了今天的和平局面,因为人类坚信这一切都是真的,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善现在的窘境,马克思之所以将“以每个人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视为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人类本性的社会形式,正是因为这一点,国家或社会一切都有规律可寻,而不是虚构的故事,如果这样,那和《圣经》中的创世纪有何区别,国家领导人又何必费费尽心思治理国家,虚构故事就好了呀。

父亲在最后对女儿比出的手势真的让我泪目,好吧,这种场景总是如此,朴实却又戳泪。“我爱你,我一直爱你。”

农业革命时代,人类开始种植和定居。作者用极其犀利的笔触写道,“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植物,但其实是植物驯化了智人。”我们无法真正了解各种决定最后的结果,我们决定多做一点事,我们会安慰自己,虽然多付出了辛苦,生活就会过得好一些。但这只是理想的状况,随着庄稼产量的提升,人口的出生率越来越高,农民反而会越来越忙碌,还会被暴力、防盗、灾年、恶劣天气所裹挟。这就像是奢侈生活的陷阱,原本的奢侈品往往最后会成为必需品,而且带来新的义务。等到习惯某种奢侈品,就开始认为这是天经地义,接着就是一种依赖。最后生活中就再也不能没有这种奢侈品了。就像是现代生活,洗衣机、电子邮件帮我们节约了大量的时间,但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加轻松。我们以为自己省下了时间,然而,我们其实是把生活的步调加速成过去的十倍快,于是我们整天忙忙碌碌、焦虑不安。

第三个观点:从生物学上研究快乐的根本从而操控生化机制。一个人快乐与否已经由生化机制决定了,所以一切外在的物质条件和主观感受都没有什么大的卵用,所以科学家可以操控生化机制,操控它干什么呢?人活着就是为了快乐,好了,现在控制了生化机制,你可以莫名其妙的永远快乐,终身不知愁滋味,但是想过没有,人类之所以追逐快乐,是因为有痛苦,在痛苦之下快乐如此美好难得,所以人们终其一生都在追逐快乐,逃避痛苦,操控了生化机制,这下只有乐了,所有的人都乐了,这真的是件好事吗?我快乐,因为我完成了有意义的一生,我读了一本书,很有意义,我写了一篇文章,很有意义,我背了几个单词,很有意义,吃了一顿美食,很有意义,看了一场电影,很有意义,和朋友聊了一场,很有意义,所以我快乐,但作者说生命没有意义,快乐可以通过操控生化机制得到,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国家要不要继续运作?运作的话理由是什么?军人要不要每天披星戴月的训练?如果训练 ,有什么理由坚持下去?人要不要活下去?活下去的理由又是什么?所以,发现了吗?这个观点太绝望了,绝望的让人胆寒。

包括父亲研究的耳麦让女儿佩戴一样,父亲的爱总是缄默而深沉的。

作者对畜牧业对于动物驯化的残忍提出了质疑,人类用狭小的空间饲养动物,让动物放弃天性、失去自由、离开父母。作者的观点是,我们从农业革命能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很可能就是物种演化上的成功并不代表个体的幸福。每当人类整体的能力大幅增加、看来似乎大获成功,个人的苦难也总是随之增长。

第四个观点:在生物工程、仿生工程和无机生命工程的发展下,人类极有可能变成生化人,能力远远高于智人,科技也超乎想象的先进,笔记本电脑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甚至可以观察人们心中所想,智人会一步步走向灭绝,但这并不是说像恐龙一样消失不在,而是智人发生变异成了另一物种,这样的想象没有事实依据,我不敢说荒谬,但是一切都是自然法则运作下的产物,生存或毁灭 ,这是个问题,但不要杞人忧天,走好每一步,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再者说,即使真发生了,也得好几百年时间,那时我们又在哪里,所以,不必太悲观……

儿子也在几次直面危险中有所成长。抱着刚出生的弟弟非常害怕却依然咬紧牙关不出声的样子,已经不再是需要父亲捂住自己的嘴巴的自己了。

在帝国与宗教革命的篇章里,作者写了历史发展的不可预测性。对某个时代的了解越透彻,反而就越难解释为什么发生了这个事件而不是那个事件。但如果对某个时期只是一知半解,就很容易收到结果的影响,只看到哪些最后成真的可能性。历史的铁则就是:事后看来无可避免的事,在当时看来总是毫不明显。那些在当代看来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常常就是最后成真的事。历史就是这样一团混沌,历史就是无法解释得斩钉截铁,在同一时间,有多方力量互相影响、互相牵制,只要某方力量有了极小的改变,结果就会有巨大的不同。

《人类简史》一书里面许多观点别开生面而又值得思考,但有的观点确实过于耸人听闻,细加推敲也是很难站得住脚的,有的观点太过于大胆冰冷,我不敢说他的部分论述绝无可取之处,毕竟至少提供了一个思路,但我更愿意相信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并不是什么虚构的故事,而是一代又一代人不懈努力,我也更愿意相信生命是有意义的,而不是生无意义,因为只有这样,人才有活下去的理由!

在苦难和压力面前,人总是能拔节成长,一夜之间长大。

在写到科学革命和帝国时,我也从作者的论述里,找到了“李约瑟难题”的答案。英国学者李约瑟在他编著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出一个问题,“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作出了很多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1976年,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斯.博尔丁称之为“李约翰难题”。

那个夜晚,所有的不幸和声响集中在一起,怪物一个接一个出现,母亲独自一人面临临产和怪物,流血和铁钉,预警与忍耐,医学研究说,孕妇是生存意志最强的物种,因为这是两个人的生命负担在一位妈妈的身上。

作者在书中也提了相似的问题,许多学者认为,中国明代郑和下西洋,不但时间早于欧洲,而且规模也有过之而无不及。1405—1433年间,郑和七次下西洋,最远抵达了印度洋的彼端。规模最大的一次,郑和的舰队有接近300艘船,相较之下,哥伦布在1492年的船队只有三条小船。关键区别就是,郑和下西洋四处探访,对拥护明朝的各国君主提供协助,但未试图攻占或殖民他国。真正让欧洲人胜出的,是他们无与伦比而又贪得无厌、不断希望探索和征服的野心。

片中的母亲也是如此。虽然过程艰辛让人绝望,但绝望中依旧有一丝希望,因为有家人,真的就无所畏惧。

现代科学和欧洲帝国的历史连接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它们共同的出发点就是承认无知,它们觉得有走出去、寻找新发现的必要。而过去的帝国主义者会认为自己已经了解了整个世界,“征服世界”只是为了要利用即传播他们自己对于世界的看法,而不是要探索新发现、学习新知识。

人类的最大魅力在于身处绝望与危险之中,内心极度恐惧却仍能挺过去。

与此类似的是现代科学体系与前现代宗教体系的区别。公元1500年以来,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的知识体系,比如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等,全都认为世界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已经为人或为神所知。如果神学典藏中没有提到的事物,都是不重要的。而正是因为现代科学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就让它比所有先前的只是体系更具有活力、更有弹性,也更有求知欲。

结尾戛然而止,开放式。按常理还是按人性,都具有可能性。

活力和弹性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是共赢,资本主义经济也是在这个观点下开始繁荣发展的。“我赚钱,不代表你就赔钱;我变壮了,不代表你就得饿死”,全球经济这张大饼可以不断变大。亚当.斯密推翻了传统上认为财富与道德彼此对立的概念,人会变得富有不是因为剥削他人,而是因为让整张饼变大了,这样一来,人人都可以受益。人类在过去几个世纪的能源和原料用量激增,可供使用的能源和原料量不减反增。每当能源或原料短缺时,就会有资金投入科学研究,找出全新的能源和原料。能源转换的革命,也就是工业革命,新能源的研究和发展,促进了工业革命的发展。

本片的不理想之处在于恐惧源头是一个实体。

作者在书的最后写了关于“快乐”的哲学,人类总是试图寻找“快乐”的意义。从快乐是主观感受,也就是客观条件与主观期望之间是否相符谈起,到人体内部的生化系统会维持快乐水平和情绪平衡,到心理学和社会因素对快乐是否影响的研究,到快乐来自血清素、多巴胺和催产素的生化理论,到生活的意义对于快乐的影响,作者又重新回到了“想象”上,“人类只是在没有设定目标的演化过程中,盲目产生的结果。人类的行动没有什么神圣的整体计划,而且如果整个地球明天早上就爆炸消失,整个宇宙很可能还是一样这么继续运行下去。我们对生活所赋予的任何意义,其实都只是错觉。”

我以为会有什么暗喻,人类社会的噪音污染刺激生物变异之类的。

难道快乐真的就是种自我欺骗吗?真正重要的问题不是期望是否得到满足、人类是否感受到快乐,真正重要的问题在于,人类是否了解自己。在最后一章,作者写了智人打破界限,打破自然选择法,开始研究生化、基因科技,影响生物演化为智慧设计法则。比如吉尔伽美什计划以及未来创造出超人类的可能,会为人类伦理、社会和政治秩序带来巨幅改变。这些改变触及了作为人的本质和人的定义。最重要的那个问题,不是我们究竟想要变成什么,而是,我们究竟希望自己想要什么。

想起另一部末日生存恐怖片,恐怖源头是植物分泌的气味让人类陷入错乱,疯癫然后死亡的结局,而植物的变异源于人类对自然的破坏。

列维.斯特劳斯在《忧郁的热带》里写道,“这个世界开始的时候,人类并不存在,这个世界结束的时候,人类也不会存在。”现在的人类拥有的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我们改变了物种地位的平等,改变了物种演化的方式,创造了新物种和新能源,人类让自己变成了神,但人类也常常感到茫然,从来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作者在书的结尾呈现了对于人类历史的彻悟,值得每个人的深思。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无由370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个夜晚的爱与生存意志,科幻作品里的伦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