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像棵树,如果人生只为他人

       无法决定出生,却可以决定死亡,原来,这已是生命最高的尊严了。
    无法选择家庭,却可以享受无边的父母之爱,原来,这已是生命最大的幸福了。
    凯丝和汤美,两个可爱善良的孩子,并没有此等待遇。他们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注定命运——耐心等待长大,等待需要的病人来取走他们身上健康的器官,一次,两次,三次,直到死去。
     这群克隆而来的孩子们,一起被封闭式地养育长大,每天喝牛奶,吃蔬菜,锻炼身体,定期检查,只为保持身体的健康,以备他日之用。
     也许越是在冷漠的环境里,人越会不由自主去爱,藉此寻得片刻温暖。凯丝与汤美暗生情愫,虽然女同学露芙因妒忌而破坏了他们,却不能真正隔断他们的爱意,直到多年以后三人再次相遇,露芙已因捐赠命不久矣,在临终前向他俩忏悔致歉,并向他们指出一处希望所在:如果能证明两人相爱,捐赠可以被延迟进行。
     终于走到一起的凯丝和汤美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希望,他们向画廊夫人提出了申请,却被告知,这只是一个谣言。没有人会同意延迟捐赠,因为这会危害到病人的安危。
      两人伤心而归,即使如此,他们从未想过逃跑,也许从小所受的教育已根深蒂固,他们早已深深认同了自己“工具”的身份,既然如此,人要如何,工具是没有反抗的道理的。
     汤美终于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躺在了手术捐赠台上,身体上插着许多管子,凯丝在玻璃门外对他微笑,笑容无限悲怆。汤美一直看着她,睁大他那双温驯的大眼睛,恍惚之间,时空交错,眼神一如当年青涩时代对她的初次深情回眸。
      冰冷的针头插入静脉,他闭上双眼,她流下泪水,他的脸上,还是温柔的笑容,没有怨恨与不甘,纯真如天使。
      一个月后,凯丝也将被安排第一次捐赠。她站在海边,极目那片无尽的自由,表情平静,不再流泪。也许,她会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荒诞不经的美梦罢了。她也终将完成被人类赋予的“终极使命”,消失在这个她曾深爱的世界。只是她始终无法理解,生而为人,他们的生命到底跟其他普通人类到底有怎样的不同。
     电影叙事风格抒情,节奏舒缓,色调灰暗阴冷,浓浓的英伦风,音乐则是忧伤的大提琴。
     其实看完电影,我并不认为导演在做某种道德意义上的评判,与其如此,不如看做是一种隐喻:现代社会人类的异化,让所谓的真爱也陷于尴尬境地,爱情,对这个社会来说,早已“无效”,甚至多余,与其让自己承受此等痛苦,不如冷漠而麻木地活着,把自己当做是一个工具,一具肉体,仅此而已,或许可以活得更轻松快活些。 人的悲剧,就是从自以为认识到生命价值的那一刻开始的——注定要毁灭的东西,又何必赋予它价值?难道真的要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么?这样的意义又何在?
     真是一部充斥着绝望的电影,可是如此的呐喊并不会有上帝来解救了。上帝已死,死于人类的绝望。

汤米选择跟露丝在一起,凯丝在农庄的日子一直期盼着他们可能的分手。在她一次又一次得被伤害后,选择了做看护人。即将离开农庄的时,汤米和露丝却分手了。至此谁也没能证实那个“延长捐赠”的传言。传闻说“只要相爱的两人被证实是真心相爱的,就可以申请延迟捐赠。”

海尔森是英国一所校风极端严谨的寄宿学校,在那里长大的孩子自幼就懂得遵守规则,他们几乎没有外出机会,手边寒酸的玩具全是学校拍卖会上的二手货,还要自己用钱来购买。阴郁的风云时常笼罩在校园上空,给周边的植被披上不安的灰,每颗童真的心都这样被刻意压抑着。孩子终究是孩子,懵懂无知的岁月里尽量找寻属于自己的快乐,因为他们终究会长大,也终究会离开这里,那一天或许就是新的开始。

看完片我才能想到这句话的背后是有怎样的残忍。

“我来到这里,幻想这个地方。有着我童年以来所失去的一切,我告诉我自己若这是真的,只要我耐心等待,一个小影子会出现在远处的草原上。然后越来越大,直到我见到汤米。他会向我挥手,甚至呼喊我,我不敢奢望太多,我不可以,我提醒我自己,只要有时间跟他一起已算万幸了。我不敢肯定的是,到底我们的生命,跟我们所救之人的生命有何不同。大家一样会终结。也许我们都不了解自己的生活,或觉得已活够了……”

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是用来测试的,养殖场里的牛羊是用来屠杀的,结完茧的蚕是用来抽丝的,我们都习惯了这样一种认知,哪怕它们也是生命,短暂而不起眼的生命,我们会说它们的牺牲是这个世界的需要,是应人们生存和消费而诞生的一种方式。

完全英式的气场和唯美简至的画面为整个故事架构好了一个完美的舞台,而这个舞台就如同包装华丽而干净的墓地,而演员也从开始孩提时的生气勃勃逐渐变成阴郁而缺少生气。

静默吧,我的心,静听我的话语。我在梦境中听到一只画眉在一个喷火的火山口上方歌唱,我看到一朵百合花在雪地里抬起头来;我看到一个赤身的裸体女神在墓碑之间跳舞, 我看到一个婴儿一面哈哈大笑一面玩着头颅骨,我在一个梦里看到了这一切。我不想睁开眼,因为这里依然也有着一部分人,他们被创造出来,但他们不是用来捐赠器官,而是用来捐赠活的价值与尊严。

凯西、汤米和露丝就是三个这样的孩子,他们的岁月在友谊、爱情、背叛与宽恕中度过,短短的一生要经历这么多,还来不及享受挥霍一下青春。成年之后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宿命心知肚明,但没有谁能反抗,面对终将到来的白色手术台,他们沉默地躺下去,合上眼睛,一次接一次地摘除体内的器官,直到身体垮塌,精神崩溃,然后带着不甘心和不舍离开,这世界有谁会记得他们曾经的音容笑貌?如果有人记得,那就是同样从海尔森里走出来的孩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如同看到年老的自己,没有了与这个世界共存的勇气,愿孤苦而死。

静默吧,黑夜幽灵不会注意你神秘的窃窃私语,而黑暗的仪仗队也不会在你的梦境前停留。

凯西一直默默爱着汤米,爱着这个眼神充满忧伤惆怅的男孩,但她不会也不愿去争夺,眼睁睁地望着露丝轻易将他从自己身边拉走。她不曾为之落泪,短短的人生,还有什么好争的呢?她申请成为一名看护者,这个身份是照顾那些做完手术的克隆人,这个身份也可以为她延迟自己履行捐赠义务的时间,多一些自由行走的权利。

我们可以接受一切坏的环境,但是要有期望!但是这故事里没有,它更像一个深渊,一切的设定只是为了绝望,我们花了100分钟看一个深渊的黑暗,乃至看到我们内心深处的深渊,绝望开始泛滥。

接踵而至的是汤米再一次的捐赠,他们二人都知道这将是最后一次捐赠。凯丝站在手术室外,隔着玻璃饱含泪水的眼注视着心爱的人儿,汤美躺在手术台上侧面相望,依然静默着微笑,在麻醉剂的作用下永远地闭上了眼。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变成了血淋淋的死亡,除了心痛的无语,无法做更多的事来缓解某种绝望。

他们在黑夜里回家,汤米要求停车,他默默走下去,然后突然毫无征兆地哀号起来,痛苦得深深跪倒在地无法自己,这哀号在浓密的树林中回荡,在每个人心里颤抖,成为整部电影中最悲情的时刻。一切仿佛都已凝固,眼前望着这对没有未来的情侣,耳边充斥着他们无助的抽泣,心中不由也会为忿忿呐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旧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凯丝一直为做好这些捐赠人的看护而四处奔走,在医院单调的病房里,她温柔而耐心地陪伴着他们,她见证过很多人的最后一次捐赠。电影并没有执着于这种疏离的死亡告别,却把惨痛的镜头变得柔和与静默。纵深感并不是让人永远停留在伤痛里,而是用一种力量在黑暗里支撑着那颗心等待黎明,对黑暗的恐惧终会随着黑梦一起消失。

露丝得到了汤米的身体,但她无法完全得到他内心的爱,掠人之美的愧疚成为短暂余生的累赘,使她不堪重负,尽管身体还没有透支,可她的意志早已自我放弃了,生命的最后时刻,她唯一想得到的就是凯西和汤米的宽恕。他们陪着步履蹒跚的露丝来到海边,默默看着灰色的天际线,聆听阵阵浪涛呜咽,此时此刻她才真正得到解脱。

他们不敢选择,不敢反抗,没有期望,而这种人物设定才是最为难过。

云层低沉地倾倒出忧伤的雨,孩子们只是木然地瞪大眼睛,满目的荒凉与不知所措。被抛向墙外的皮球沾满雨水地躺在草丛里,刺眼的红,象征着生命的红,鲜活却又静止着,无法带着这群孩子离开从一开始就会预定好的生命历程。

汤米终于再一次躺在手术台上,麻醉剂起效前他掉转头,朝玻璃另一面的凯西露出一个笑容,一个酸楚而惨淡的笑容,又或许是一个温暖而幸福的笑容。从那以后,凯西再没能拥有汤米。

看到凯拉奈特莉的尸体躺在手术台上连切口都不缝上,让我心中始终抽动,活在当下的理念的确可以将就快乐,但是并不能分割终结的理所当然,汤美下车后的呐喊,让我瞬间眼眶湿润,那一瞬间我内心的绝望和汤美的呐喊共鸣了。

他们的重逢是给沉默的百合披上的尸衣。三人再度重疯,在几次捐赠后,露丝变得很虚弱。三人结伴去了那片海,那是一片孤寂的海,忧郁的如同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细尘,画面在陈旧里透着荒凉,一条斑驳的船孤零零地躺在岸边。耳边是喘息的奔跑声与器官移植后人体衰弱的呻吟。汤米像个船长一样把着舵,谁能乘着船儿逃走,在这条悠悠的旅途里,谁能逃脱束缚的枷锁。在离沙滩不远的杂草地里,露丝袒露了她的心声,她为当时自己的嫉妒而让凯丝与汤米分开的事而道歉。“你有真爱,而我没有……”,她落寞地说。想做出弥补的她,给了他们画廊夫人的地址,这时的他们依然相信“只要相爱就可以延迟捐赠”。笔直的树干在风中摇曳,有的生命已凋零,而有的生命正在积攒力量想与宿命抗衡。汤米向凯丝展示了近几年来的画作。细腻地描绘是对生命深刻的体会,每一笔都是岁月划过的痕迹,这些痕迹组成了一幅幅变化多端的画作。他们相信这些画作足可以向那些人,证实自己身上的品质完全可以获得延长捐赠的机会。此时的露丝躺在手术台上作最后一次捐赠,她睁着的眼空洞无力,仿佛未来只存于一种美好的想象里,漂浮在空气中。呼吸机发出了急促的滴滴声,医生漠然地摘取了器官,收拾了残局,却没有人为这个器官容器垂泪哭泣。镜头放远的画面是一种冷漠的疏离,长长的医院走廊的尽头是一片煞白耀眼的阳光,人影模糊。

而有一天,一位女教师噙着泪水告诉他们真相,心中仅有的理想仿佛是不可触碰的肥皂泡,轻轻的,迅速的,无情的破碎了,如果可以,他们真愿意永远继续待在这片阴霾的天空下,至少那会感觉自己还真实的活着。什么是真相?真相就是他们都是克隆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天就注定成年后要不断无偿捐赠器官,直到生命不堪承受离世为止。

在欢乐中挣扎求存,在倒计时来临之前挥霍仅有的一切。

静默吧,我的心。空间听不见你。

但如果将这些生命转化为人,转化为同样有思想有灵魂的人呢?你的答案是否还如此坚定?

悲观者会爱这部片。

他们的成长是孤独与疏离的。昏黄的礼堂散发着古朴的气息,稚嫩的童声唱出的不是欢歌,不是对于生的礼赞,是欺骗与抚慰的哀歌。狭小的一方天地让他们只能模拟生活,用模拟生活去揣测外面的世界。他们拿着被别人遗弃的东西当成宝贝,他们幼稚的相爱与隐忍。在每天机械重复的生活里,他们成长为少男少女,也将离开这座学校,前往外界某处偏僻的农庄里静等捐赠的到来。雀跃的心只是因为第一次可以仔细地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再是单纯的想象。

凯瑞•穆里根、安德鲁•加菲尔德、凯拉•奈特莉,还有什么英伦阵容更适合这样一部爱情文艺片呢?他们曾在《成长教育》、《蛮童之歌》、《赎罪》中如此惊艳亮相过,余生俱来的文艺气质正符合《别让我走》的氛围,每一场戏,每一个眼神都如流星那般夺目,从他们的表演中,你真的有感同身受的痛。

那段被汤美激活的短暂的期望,也被海尔森院长浇灭。

静默吧,我的心,一直静默到黎明。

汤米与凯西重逢时已经经历过两次手术,行动不便如同早衰,迟来的爱情终究是美丽的,总比从来不曾拥有的好,他无法给凯西带去激情,更无法奢求长久厮守,但那印在消瘦颊畔的微笑分明是喜悦,这一刻似乎让人看到童年的他在海尔森里的模样,那么天真纯洁。如果过去是一场错,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迫不及待的渴望。

我们从出生开始就接受了种种设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读书,然后工作,然后用父母半辈子的成本做首付,用我们自己的半辈子来分期。

雨水滑过寄宿学校窗外创始人那黑色雕像时,海尔森的孩子们第一次知道了他们的命运。老师露西说出了他们既知道,又不知道的事实。

根据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同名原著改编的《别让我走》讲述的就是这么个充满绝望和悲伤的故事,让人无法挥去的痛苦久久在心里回荡,无情地拨弄着我们习以为常的价值观。自我安慰的话可以说这仅仅是个虚构的故事,不必代入现实,但是在我们的生活里,难道就没有与之相通的地方吗?我们真的从来没有掠夺过别人的梦想吗?

我们的付出被抽水成只剩2成,我们何尝不是把自己捐献,完整的观看了的一场葬礼,最后我们却将尸体看成了自己,环顾周围,我们就站在墓地里。

葡京赌场网址,静默吧,我的心。太空因哀悼痛哭而阴沉,受不了你的歌。

失去一生所爱,那么被剥夺生命已不那么痛彻心扉,望着眼前无边无际的灰色波浪,海风掀起她金色的短发,露出那张落寞的脸庞,上面挂满滚烫的,滚烫的眼泪。

凯西她怀念着农舍和海尔森的一切,却对将来没有期望。

“你们知道小朋友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吗?……不,你们不知道,因为没有人知道,有些人会成为演员,移居美国。或者在超市里工作,或者成为老师,当然他们也有可能成为运动员或者校巴司机和赛车手,什么工作都有可能。但我知道你们的前途,你们不会移居美国,你们不会在超市里工作,你们只会根据为你们制定好的生活方式好好生活,你们会长大成人,但当成年人的时间很短。你们还未苍老,甚至还未到中年时,就会捐出你们的重要器官,这就是创造出你们的原因。”花瓶中已经枯萎的花朵在风雨的击打下,瑟瑟地颤动着如裹尸布那般白的残体,地图在黑板上随风飘摇,空气在瞬间里凝结。

电影结尾,即将迎来自己首次器官捐赠的凯西来到海尔森,望着在阴霾浓云下翻滚的大海,脸上似乎没有大悲大喜,只喃喃地对自己说:“我来到这里,想象着这就是那个我过完童年之后失去了一切的地方。我跟自己说,如果真是那个地方,只要我耐心等下去,一个小身影会出现在草地边的地平线上,逐渐放大,直至我看到的是汤米。他会向我挥手,也许还会呼喊我。我不能奢望太多,仅此足矣。我提醒自己,只要能有时间跟他在一起已是万幸了。我不确定的是,我们的生命与我们救助的人的生命是否真的有所不同。我们都有终结之日。也许我们都不了解自己的遭遇,也许我们都觉得已经活够了。”

葡萄京娱乐网站,故事很灰暗,怀旧式的科幻包装骨子理透露的是闭上双眼的绝望,如同眼前是长而深的隧道,我们却在未进隧道前就闭上双眼,只剩呼啸的风。我们真正的眷恋的东西,一旦失去,仅剩的只是脆弱和无力。

——纪伯伦

一直以来,海尔森都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一对克隆男女真心相爱,就可以申请特赦,延迟捐献时间而使双方能多有一些相聚的时光。为此,汤米和凯西都心存憧憬,他们愿意用所有的努力去换得多一点时间,因为过去已无法更改,而剩余的时光是可以争取的。尽管如此,真相仍是那么残酷而冷漠,这个曾让他们如此激动雀跃的流言最后只换来无尽的绝望。这一刻,他们仿佛又回到多年前第一次闻听自己身世的海尔森,眼前满是轻盈漫舞的肥皂泡,那样美丽灿烂,然而瞬间它们就在眼前碎裂,消失无痕。

倒下,即是墓地。

我们一直在相信前面等着的是奇迹,使某种曾经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凯丝陪着汤米来到画廊夫人居住的海边公寓,夫人的眼神里依然有着尴尬的不自然,这些知道事实真相的人带着鄙薄的同情,将残酷的真相丢在了满怀希望的凯丝与汤米的面前,画作并不是考证他们的品质优秀不优秀,而是考证他们有没有品质。孤苦的人无力再次幻想明天的憧憬里,有没有那条船带他们去往一个又一个的岛屿和陆地。

“医学界于1952年有突破性的发展以前的不治之症全都能治愈人类在1967年的平均寿命已过百”

每一步都投下了阴影,一直走到记忆深处,那里有曾经的爱,曾经的希望。一个月后,凯丝迎来了她的第一次捐赠。她来到明媚的郊外,久久地站立。

露芙,汤美,都终结了,海尔森也是,能长存下来的只是在终结前短暂的回忆。

看整部电影就如同参加一场葬礼。

一直来沉默的接受这种命运的凯西,在最后的对于自己的生命和他们有何不同的质疑让我心头颤动。

开始的过程中我曾想将自己代入到三位主角身上,却始终只能保持着一种旁观他们可怜他们的状态。如同老师露丝,如同那些旁观者看待他们的表情,只是同情。

原谅我神经大条,当看到海尔森的孩子们一个个的吃药的时候,我才想到克隆人,才想到剧情的设定如此残忍,其实全片完了,我并没有为三位主演之间的感情有如何的伤痛,而是为整个这种设定感到难过.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像棵树,如果人生只为他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