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韩寒,明寒对峙加入第三者

在讨论电影《小时代》遭遇到的种种评论之前,我想先说说自己的一个经历。
记得我还没上小学那会儿,亲戚家买了个当时还算是稀罕物件的VCD,有次去亲戚家玩,他们正在看租来的碟片《英雄本色》,小马哥、阿豪阿杰两兄弟正在湖边进行着热火朝天地枪战,差不多是影片最精彩的一个部分,满屋的男性都摆出专心致志的动作与神态,只有我兴味寡然。
大概是2011年3月份,南京郊区一个普通的大学宿舍里,其他人都在热火朝天地扎金花,只有我一个人拿着土鳖的小MP4,在被窝里被周润发拽着张国荣衣领喊道“做兄弟……”未及说完便被一枪爆头的镜头感动得热泪盈眶,完全忘了第二天还要赶火车去外地同学那里的行程。
我举这个例子并不是想感慨自己曾经多么幼稚、后来多么高端、我的电影欣赏水平是如何飞跃,我想说的是,每个阶段我们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豆瓣上不少人在怒骂郭敬明是多么做作、矫情、华而不实,微博上把郭敬明经典的“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翻译成“it’s March,I’m bitch”的段子被转发了几万次。
可是,我真的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曾经在被窝里拿着一本郭敬明或者安妮宝贝的书,借着怕被父母发现的微弱灯光,被林岚、顾小北、林萧、顾里这些虚构人物的命运感动过。
我也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看过“记忆是阵阵花香,我们说好谁都不能忘”的剧情设定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偶像剧。
当然我也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过“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你是否想找个人来陪”这类歌。
你还记得吗?那年韩寒被多少专家说成是哗众取宠的问题少年,郭敬明加入作协被多少人嫌弃玷污了作协这个牛逼哄哄的组织,多少人叫嚣着“日本动漫残害我国青少年”“某某动画片暗含武士道精神”,《流星花园》甚至因为脏话太多而被我朝封杀,流行歌曲的歌词仅限于情情爱爱且过于消极不利于青少年形成正确价值观的论调犹在耳畔。
而如今呢?
《小时代》上映,拥护它的大都是追逐潮流学生党,抑或郭敬明、杨幂、柯震东、郭采洁的粉丝。果然,“高贵冷艳”的论调出来了——《小时代》这种电影,也就适合智商没有发育完全的学生和杨函数脑残粉丝去看。更有甚者拿柯震东最近的分手事件来批判这部电影的观众,觉得他们“不该去支持渣男的电影”,至于四娘身高以及韩寒郭敬明CP这种被玩了几万次的烂梗,我连讨论的力气都没有。
这部电影好看吗?或者,烂吗?我并不想在这里讨论,以免让人觉得我是在写所谓“软文”,只是,我很想问问那些仅仅由于这部电影“低龄”、明星太多太偶像剧、消费粉丝群体、骗学生党票子就优越感十足而毫不留情地批判的话,那么,你是不是成为了你曾经所讨厌的人呢?当初有人骂周杰伦唱歌咬字不清,你感到愤怒,觉得他们简直不可理喻,把可遇不可求的音乐才子说成是这样。那么,当你戏谑现在的青少年偶像时,会不会想起那个与同学争论着“飞轮海成员里哪个最帅”的自己?
至于《小时代》,从电影本身的分析,哪怕骂得再凶我也觉得合理,但如果因为它并不适合你的年龄层、并不是你的偶像所出演,就给它贴上脑残低质量的标签的话,我想,还是省省吧。
毕竟,年轻这件事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一群不再年轻的人,拿着自以为是的品味要挟他人的选择。

《小时代》上映前,国内一个媒体报道的标题是: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小时代》已经来了。

这是一个看完了韩寒所有书籍,并曾经深深迷恋他的王八蛋、混账东西、傻逼,写给导演韩寒的影评:

图片 1

而当有人批评《小时代》的价值观的时候,又有人表示不理解:《小时代》的书出来的时候,怎么没有人批判呢?

《后会无期》终于经过拉着郭敬明炒作、拉着最火的短剧团队搞基、拉着自己的女儿保持热度后,在影院正式上映了。

在电影圈什么最好当?“导演”敢认第一就没人敢认第二。这个年代,只要稍微有点名气,有些作品,就能从任何行业转行当导演。从蒋雯丽、徐静蕾、赵薇等才女演员到周星驰、周杰伦、徐峥等各界才子,导演的门槛一再为这些人改变,他们的入行为电影界带来新气象,也带来更多话题。而2013年郭敬明的横空出世,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作家导演”这一区域,虽然争议无数,谩骂不断,但《小时代》让人惊诧的热议程度仍为它争取了几亿票房,令其他专业导演大为眼红。

不是没有批判,图书很难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讨论,电影毕竟是最大众化的艺术和媒体形式,所以《小时代》包装成一部全新类型电影充分利用媒体造势的时候,郭敬明作为流行文化偶像获得了更多关注,而他在写作出版时存在的问题同时也经大银幕放大出来。

与之前预测的一样,口碑迅速两极分化——正义的一方是诸多微博大V、明星、名人,他们认为,一如韩寒在文学上的天赋,这是一部超出所有人预期的天才电影。这帮傻逼拿钱(或有所图)发帖,就不说了。倒是豆瓣上的影评颇为有趣,尤其是一篇肉麻到连肉麻他妈都不想肉麻的影评。

还没等众人从郭敬明创造的票房神话中惊醒过来,另外一批作家也看中了电影市场,抱着可能存在的电影梦想和一定存在的捞钱心理当起了导演。其中近日曝光的《后会无期》和《我是奋青》就成为热门的“作家电影”。《后会无期》由韩寒担任编剧导演,不根据他的任何小说改编,这也是韩寒的导演处女作。《我是奋青》则是由情感作家鸿水编剧执导的电影,讲述都市男女的奋斗历程,走轻松喜剧路线。 “脑残粉”撑不起票房——《小时代》靠的是郭敬明

这么多人愿意玩电影,就是因为能够造声势。

因为过于傻逼,这里也就不说了。

论起郭敬明、韩寒、鸿水三个人的风格,可以用“迥异”来形容。郭敬明霸占90甚至00后的少女市场,姑且不说他个人小说销售量长期独占各大图书排行榜首位,就他手下的那些人气作家也不可小觑,由他一手创办的《最小说》杂志则是金牌级杂志和初、高中生的首选读物。小说《小时代》历时5年才完成最终篇,在这5年中积累了千万粉丝,书中的故事和人物成为读者心中不可磨灭的回忆。顾里、林萧、唐宛如、南湘,这四个出生、经历、性格完全不同的女生,以各自的魅力赢得无数读者追捧。

【拜金不是问题】
电影《小时代》里的各种问题在书出来的时候就受到诟病,只不过那时候批判讽刺挖苦调侃的,多是书评人而已,比如品牌罗列、拜金主义、物质至上,虽然这小说销量惊人,但不足以引起全社会全媒体的关注。

邪恶的一方是大多数普通观众——注意,普通这个词十分重要——他们出了影院门口就开启了吐槽模式,说看不懂韩寒在讲什么,总之就是在“房子炸啦!冯绍峰开车啦!狗出现啦!王珞丹消失啦!袁泉在灌鸡汤啦!影片终于结束啦!”这些亢奋的情绪中,看完了这部只能算是MV的电影。

2013年《小时代1、2》的7亿票房并非偶然,也并非所谓“脑残粉”的追星行为能造成。这是由郭敬明一手打造出来的成果。电影开拍前,郭敬明就聪明地利用小说《小时代》在90后中的影响力,让它屡次爬上热门话题榜。接下来一步步地曝光主演阵容,选择“话题女王”杨幂和郭采洁、柯震东等台湾人气明星担任主演,就连陈学冬、郭碧婷、谢依霖等新人都在郭敬明的强推下未映先火。不得不说,郭敬明就算去当经纪人,也会是万里挑一的金牌经纪人。

我第一次领教郭敬明的影响力,是在2005年,那年我刚毕业,参与评审一个效仿新概念的本地作文大赛,大量对当时郭敬明文风极度迷恋和忘情模仿的文字让我很惊诧。那时郭敬明还没有开始为国际知名品牌带盐,辞藻看起来华丽唯美,多以各种空洞形容词呈现,对物品和人物情绪的细节进行华丽得掉渣的描述,当时我就很怀疑,这种物质生活水平和矫情劲儿太不符合我大河南的发展水平和风土人情了。当时的郭敬明的文风柔媚矫情接近安妮宝贝,但安妮宝贝显然更阴郁小资,情绪也显得更真实。而郭敬明式文字里你看不到任何真实人物情感的存在,青春时期的个性被抹杀在无意义的形容词堆砌中。

正义的一方立刻反驳:你们没有融入进去看韩寒,韩寒陪伴了我整个青春,他是启蒙者,是导师,是情怀大师。

《小时代》最抓人眼球的无疑要属它奢华昂贵的拍摄道具和服装。从曝光华丽剧照开始,这部电影就被打上了“名牌”标签。但是痕迹颇重的炫富嫌疑也挡不住它势如破竹的热议度。而郭敬明担任导演的同时,还精准地把握着宣传节奏,每一条新闻,每一张剧照,他都严格把关,有效利用了他个人微博的影响力和他庞大的朋友关系网,在每个宣传关键节点上都由他个人微博首先发布,再经过各个明星大V的转发,轻松达到最好宣传效果。 虽然上映后的《小时代》频频被人诟病,众多影评人甚至在微博上直接和郭敬明的粉丝公开对吵,但这反而让《小时代》热度再达新高,引得那些本来不准备去看的人也进电影院了。而2014年,郭敬明没离开,杨幂、郭采洁领衔“时代姐妹花”将原封不动地在今年的《小时代3》中回归,虽然热度不及第一部,但其拍摄进程的一举一动还是牵动着所有电影人的心,一票忠实粉丝的翘首以待也让它的票房有所保障。恐怕不少导演都在等待《小时代3》的上映档期,祈祷别跟这部神片相撞。 个人风格先入人心——《后会无期》韩寒口碑成大势 至于韩寒拍《后会无期》,当然不能说他在跟风郭敬明。他自己在微博也说,五年前就想自己导演一部电影。说起影响力,韩寒与郭敬明不分上下,郭敬明主攻90后少女,韩寒主攻80后“少”男,前者用悲伤逆流的青春打动孤独寂寞的女生,后者用想退学就退学的霸气打动心怀理想的少年。韩寒在80后心中留下的是对生活的不羁态度和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人生路线,也正是这份为自由拼搏的态度,让大批“愤青”拜倒在他脚下,奉他为年少时的至尊偶像。 以韩寒和郭敬明在文学圈持续多年的微妙联系,电影势必也会被拿来相互比较一番。《后会无期》与《小时代3》2014年的相遇,将是一场硝烟四起的战争。论风格,《小时代3》走的是矫情的“疼痛青春”路线,《后会无期》目测会是“说走就走”的独立路线,前者的目标受众是女生,后者则是看不起《小时代3》的所有人;论话题性,《小时代3》有郭敬明和杨幂坐镇,至于《后会无期》,就不知道韩寒愿不愿意放下架子卖命宣传了;论票房潜力,《小时代3》受前两部坏口碑的影响,票房可能大不如前,反之《后会无期》在口碑上已经未拍先高,加上影评人向韩寒一边倒的现象,票房过亿并非难事。 不过说到韩寒在电影宣传上的功力,就远远不如郭敬明了。郭敬明用文字、图片、视频三种渠道全面呈现影片风格,并持续不断地曝光幕后趣事,以维持电影热度。而韩寒近日虽然也在微博上接连曝光《后会无期》的拍摄信息,但过于正式的风格只能引来部分网友关注,大部分90后都兴趣不大。 最了解电影的情感作家——鸿水《我是奋青》大胆对战 2014年作家电影的战争并不局限于韩寒和郭敬明,情感作家鸿水也将横空插一脚,携导演处女作《我是奋青》与两位重量级导演较量。虽然鸿水的人气和知名度无法与郭、韩二人相比,但他的这份胆量让人忍不住点赞。同样作为作家,鸿水专注于情感区域,受众群遍及男女老少。他的书不及韩寒郭敬明的畅销,但关于情感的经典点评早已在微博广泛传播,微博中无处不见他的情感语录。 电影《我是奋青》和《后会无期》一样,不从任何小说改编而来,完全是鸿水的全新创作。影片讲述都市男女的工作情感经历,带点小幽默、小浪漫、小情调,不同于《分手合约》的狗血,也不同于《等风来》的矫情,独特的青春励志风想必是很多观众的心头好。了解之后还发现,鸿水并非简单的情感作家,还是一位业内颇具名气的电影策划人和影评人,已经成功营销策划的影视剧超过30部,同时也做过电影的监制等工作。所以从对电影的了解上来说,鸿水并不比韩寒郭敬明差,甚至还略胜一筹。 目前电影《我是奋青》的主演阵容还未曝光,鸿水此前曾表示会邀请一线明星出演,如果演员阵容中能请来跟杨幂相抗衡的人,再加上鸿水多年的影视策划能力,宣传力度将会非常强大。这也弥补了鸿水不及韩寒郭敬明名气大的缺憾。 总之,一部是青少年定制电影,一部是少年偶像处女作,一部是情感话题片,郭敬明、韩寒、鸿水在2014年的票房战争注定不会平凡。无论是靠演员、靠人缘,还是靠话题、靠炒作,仨人都要使尽浑身解数才能在票房上独占鳌头。这个年代,只有票房高,才有话题性,有了话题性,才能让别人知道你拍的是好片还是烂片。

韩寒的叛逆文字影响学生的时候,学校是持批判态度的,置各种权威尊严于不顾,叫道貌岸然的大人们怎么混?而郭敬明的浮夸文风影响学生的时候,学校是默许甚至鼓励的,文笔看起来很好看,而且这种明媚的忧伤看起来也很听话。

可这些,跟普通观众有个屁关系?他们掏几十块钱是为了看一个连故事逻辑性都没有的所谓电影导演的人用了一百分钟在那装逼?

所以当很多人批判《小时代》价值观的拜金主义和物质至上的时候,我都觉得太肤浅了。

拜托,群众导演也是导演,认真点好不?老老实实讲一个故事中不中?

拜金不是问题,物质至上也不是问题,何况这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小时代》的新鲜也不在于拜金,而在于对于仅仅是道具的生活用品近乎病态的沉迷,当然这些生活用品是名牌。拜金起码是一种生活态度,要么主角用金钱证明自己,要么主角对金钱和物质有占有欲,虽然这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已经非常低级了,但主体起码是人。《小时代》的主体不是人,人的价值稀释淹没在导演对物质的迷恋表现中,道具成了主角被无限美化,而人物反而成了道具。有人说林萧这个平凡的女孩也在自己奋斗,那她赔了杯子之后接受了宫洺的戒指之后又和男友吵架是要表达什么?同样是时尚界小妞电影,《穿普拉达的恶魔》中海瑟薇是有女孩个人的成长的,人物是立得住的,而《小时代》中的人物在浮华世界中显得无足轻重。

好了,又有人开始这样说:或许,我们的时代就是这个样子的。1942到1948年间的英国电影界,对希区柯克同样报以批评乃至批判,认为这个人的电影一无是处。可现在,希区柯克的名字已经代表了一种电影手法的精神。以此而论,郭敬明和韩寒或许同样如此。若干年后,他们也许会成为令人膜拜的导演之一。

如同郭敬明那些丧失了主语和谓语的文字,《小时代》的影像风格是静态而廉价的,并非买了华贵的衣服就显得高贵了。跟MV都没法比,MV在营造气氛和表达情感上的功能都是《小时代》不具备的,仰拍角度、分屏特写,还要慢镜、逆光,人物却呆板得很,尤其是台湾青春片里靓丽鲜活的柯震东和郭采洁被罩进了华贵服饰中虚假得惨绝人寰。《小时代》不是没有故事,不是没有情节,而是连人物都淹没在病态的物化情景中,情节也缺乏了推动力,只能靠无病呻吟的心情独白来表现了。何况叙事能力一直是郭敬明的短板。

自古文人无耻,大抵说的就是这类人了。他们为了抱上韩寒大腿(或许真的电影欣赏水平有限),假装站在中间人的位置上,替韩寒的烂片仗义执言。

中国古装大片备受诟病,最大原因就是从《英雄》开始的华丽空洞,《小时代》只不过将张艺谋对华丽风景摄影的迷恋变成了名牌奢华生活用品的迷恋,这里面作为主体的人没有丝毫进化,没有对人的主体意识的表现,那么它新在哪里?90后是消费的一代游戏的一代,但都已经能够消费了还这么把消费当回事儿,这也不算新鲜吧。

也就是说,这段话初看是没问题的,可不能细想。

所以我说《小时代》“不把人当人”,是郭敬明创作中对人的形象和价值的忽视和抹杀。一代人成长然后发出自己的声音,显示自己的存在,最重要的是自我意识,你的新鲜,你的锐气,你不同于以往时代的风格,你的世界观,但在《小时代》里,你看到的是人的价值无所谓有无,一个个空虚的皮囊穿上国际名牌,来表现一个作者像饿了太久对食物本身的病态贪婪和洋洋得意的把玩。

希区柯克之所以成为后人膜拜的导演之一,是因为他对电影手法的创新——注意,是电影手法——而电影手法,是服务于故事的。

中国电影这两年好不容易在类型上达到了及格线,但之所以难以产生值得揣摩回味的作品,根本原因在于太不把人当回事儿,就是创作者对人性的认识。不管是喜剧《泰囧》还是爱情片《北京遇上西雅图》,人物都严重依赖于类型特色存在,但到了《小时代》,人却要依赖于道具而存在,这种对人的存在感的漠视,是电影的一种退化。

没有故事,空有手法,就好像一身腱子肉的唐僧,你敢吃吗?

更为吊诡的是,当有人质疑《小时代》的价值观问题时,很多从业者说这是对郭敬明的妒忌,和对新生事物的恐惧阻挠。其实郭敬明的作品恰恰在引导读者忽视自我意识以及独立思考的能力,只需要用华丽的辞藻去感情泛滥地描述即可,不需要去考虑生存处境,外面的世界跟我们无关,这就是他营造的“小时代”他在倡导一种自我麻痹的集体无意识,把这视为值得鼓励的新生代文化看起来是十分可笑的。

说回来,我们为什么不能宽容的面对韩寒和郭敬明?难道繁荣中国电影市场不好吗?为什么要打压呢?不打压我们过不去吗?

而这种沉溺于物质的浅层娱乐,从学校到意识形态,都是默许和鼓励的。越没有思想越好管理。但仅仅有默契还不够,当同样是流行文化偶像的韩寒因批判社会不公现象而受到各种阻碍的时候,从未对任何公众事件表态的郭敬明又伪装成了一个民族主义者,他在需要的时候说自己是“中国的脑残粉”,看过升国旗就“流泪”。令人无法不想起他的标签式语句:45度角仰望天空泪流满面。对个体价值的消极和忽视和对权力的刻意迎合完美结合,以及作为一个创作者对剽窃事件拒不道歉,这,应该是很多稍有见识的人讨厌郭敬明最根本的原因,而对电影《小时代》的讨厌只不过是一种厌恶的延续,当然,前提是电影《小时代》与郭敬明之前的文字作品一脉相承。

首先,我佩服韩寒和郭敬明的胆量。因为门外汉去鼓捣电影,本身就是对电影的不敬。可俩人不仅鼓捣了电影,还在院线获得了巨大成功。所以,我佩服。

【投机者的自我修炼】
抄袭事件对于郭敬明来说,一方面是永远难以消除的原罪,同时应该也是他创作生涯的拐点。

其次,他俩繁荣的不是中国电影,而是粉丝电影。什么是电影?什么是中国电影?我想,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答案。但什么是粉丝电影,却有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为了圈粉丝钱。

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之前,郭敬明的叙事性作品只有一短一长的奇幻小说《幻城》,虽然扩成长篇的《幻城》前后很不协调,前半部分的奇幻色彩尚可,后半部分对古龙式推理的刻意模仿受到很多诟病,故事需要真正叙述技巧,他一贯情感泛滥的描述式文笔显得力不从心,之后他出版的《爱与痛的边缘》《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等等都以感性散文为主,他把自己形容成一个矛盾而忧郁的“孩子”,郭敬明形成了一种不进行思考只进行描述和感悟的表达方式,就连写苏童、刘亮程甚至摇滚歌手,都依然满篇“孤独”、“孩子”、“矛盾”,这种偷懒的拒绝思考的文字方式简单易学因此很有市场。

《小时代》系列的成功,让很多门外汉们宠宠欲动。他们说:我们的时代,来了!于是,与投资人一拍即合,开始交媾,成批成批的量产烂片。

当郭敬明觉得需要走出幻城写一部小说的时候,他发现了《圈里圈外》。

韩寒就是其中之一。

跟韩寒不同的是,郭敬明一直尝试各种文风来试探读者,比如他在《萌芽》上发过的《一梦三四年》很有韩寒式调侃校园的影子,而抄袭了《圈里圈外》的《梦里花落知多少》也是相对泼辣的文字风格,这部小说十分成功,但后来被判抄袭,郭敬明拒不道歉时依然获得粉丝强烈支持,这也鼓励了他以后的创作投机,因为他发现了他的读者群体十分缺乏基本的判断能力。在写了陈凯歌的《无极》小说版之后,郭敬明继续打悲伤牌,“悲伤逆流成河”应该是“45度角仰望天空”后他制造的又一流行语。

他为了与郭敬明错开,显得自己十分英明,说:《后会无期》的电影计划,实际上开始于五年前。

存在即合理。郭敬明的成功不是偶然的,少年情怀总是诗,中国的小孩子接受教育的时候是洗脑式加填鸭式,他们对于生活的理解、感悟和表达太少,空想滥情式的文字接受容易模仿不难,所以你在中学生的作文里会发现大段大段郭敬明式明媚的忧伤,反正不知道怎么了就多愁善感了泪流满面了。而对于郭敬明来说,既然之前华丽空洞可以贩卖,那对更奢华的品牌物质进行更奢华的描述;既然对华丽物质的向往可以代替幻想,就给他们造一个精致堆砌的未来;既然无节制的抒情可以代替真情实感,那就让滥情肆意泛滥。这就是《小时代》。

嗯,等我啥时候做了富翁,我就说:成为富翁的计划,实际上开始于三十年前。

随着《小时代》的上映,郭敬明接受各种采访,媒体也进行多方面报道,让我印证了以上基于其作品对其的判断,郭敬明是一个投机者,其创作是迎合和麻醉式的,基本没有文学价值,却有很大的时代价值,就是当你过段时间回望郭式文字电影流行的情景,会发现这个时代令人哭笑不得。

只要你做成了,屁话都能成真理。

郭敬明面对记者毫不忌讳地说自己是个商人,他很享受再商业上干掉对手时血淋淋的快感(见新浪采访),这一点联系起一个追溯郭敬明小时候的杂志报道,就更有意思了,初中时老师讲到优胜劣汰的生物进化论,郭敬明下课后找老师说,人类也应该通过战争和瘟疫来淘汰残次品(Vista看天下报道)。我相当恶意地揣测一下,在精明投机背后,目标受众其实只是郭敬明的垫脚石,让你毫无思考能力地悲伤逆流成河,其实他只要自己的成功,哪怕血流成河,一将功成万骨枯。很多作者也深知庸众的麻木可悲,但态度起码是批判的或者怒其不争的,而郭敬明是迎合并利用着,没有这么多不辨是非的脑残,哪有那么大的市场。

但是,韩寒的粉丝听到后却集体高潮了,并拿来揶揄郭敬明的粉丝脑残、幼稚。

同样竖子成名,韩寒在文学上同样建树有限,但韩寒标榜独立而坚持自我的生活方式,而且以一个反权威的姿态,来启发他的读者对各种状况的思考,这也是一个文化公众人物得到尊重的原因。韩寒同样具有巨大商业价值,自己也赚了不少钱,但他起码会告诉读者比起金钱,自己的生活方式很重要。他强调个体利益的时候,往往是针对体制造成底层生活艰难的时候,所以他从出版到说话都经常受到阻挠,连他的小说改编权卖出去不少,至今只有《一座城池》通过了审查完成了拍摄。

其实,谁都不用攻击谁,因为二位的粉丝都脑残。

而郭敬明一味告诉读者高端奢华生活有多好,却不告诉他们要通过努力才能得到。他明明知道是错的,却从不告诉读者,如同抄袭却不道歉一样。我搜集过一些郭敬明的书迷写的感悟,比较言之有物的是说,我们挣钱买包,就喜欢过更好的生活怎么了?我们不抱怨体制,我们就要在这个体制下努力。

为什么?因为你们给偶像送了钱,还要跪舔偶像,这种心态,就好像香港政府没事就喜欢往英国凑一样,属于没事儿找抽型。

幸好,通过电影,把郭敬明的一切放大出来之后,感觉也不过如此,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石康说对郭敬明的围堵挞伐,是一种变态的妒忌心理,因为同样是文字工作者,你永远不可能像郭敬明这么成功。每个人都渴望成功希望赚钱,但是非判断的标准不是成功与失败。中国本来就缺乏失败的英雄,却有很多成功的投机者。

但是,假如没有粉丝,偶像又该多寂寞呢?

【喧哗的意义】
《小时代》被宣传成一部全新电影出现,几乎成为包装定位和营销成功的又一范本,几乎超越了电影的定义,而仅仅成为流行文化在电影这个介质上的投射。但电影终究是电影,尤其在中国电影产业还很不像那么回事儿的时候,在中国的电影人还么学会怎么把本土故事讲得引人入胜的时候,一味鼓吹营销才能救中国电影太本末倒置,十来年前,人家新飞冰箱就把这事儿想明白了,“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凭什么这么朴素的真理到了电影行业,就因为产业急速扩张就不适用了呢?《小时代》背后的商业操作模式固然值得学习,但其背后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行业作风依然值得警惕。

既然是影评,那么最后总结一下:全片充斥着无聊透顶,大众熟知的段子。一个靠微博段子堆砌,时不时煞有介事的整一两句看似深沉、深刻的,完全不顾及电影叙事性、故事性的生硬台词,让我们怎么好意思说这是一部电影呢?既然不是电影,又何谈优秀?

围绕《小时代》的一切争论都乱得惨不忍睹,对话错位成了媒体空前发达的这个时代最大的尴尬。谈论电影品质,被人喊老而不死是为贼;谈论导演水平,被看作是妒忌他的成功;电影导演贾樟柯说法国文化例外政策,经济学家许小年却来批评他天才在于自身努力;你谈价值观吧,制片人要跟你谈反党亡国,不知道这位制片人是否有那个年代的经历,否则动不动表忠心,搞得大家都不好意思跟你开玩笑。

我想,中国电影的改变,依靠的不是韩寒甚至不是郭敬明(当然,郭敬明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改变什么狗屁中国电影)。所依靠的,是一批具备成熟的拍摄技巧、尊重编剧、尊重演员、尊重电影本身的导演。

批评《小时代》,不是因为电影唯艺术论,更不是仇视新生事物,上海电影节上某大导与郭导演讨论新老话题时文不对题,确实没有意义。其实很多从业者都痛恨老一辈占据资源和话语权,中国电影行业缺乏新人出头的机制,但《小时代》的出现对于有助于青年电影人获得资源吗?我看两者没有什么关系,《钢铁苍穹》一样从电影创意到操作方式才更有革新意义,而《小时代》只不过一次偶像剧的运作模式而已,是一次流行文化在大银幕上的呈现,何况延续中国大片对终端和媒体的种种强势占领更无新意,也没什么好处。至于电影唯艺术论,更子虚乌有,我更同意严峰老师对《小时代》的看法,就是呆板和无趣,讨厌小时代不是讨厌商业片,而是讨厌这种包装成全新类型概念其实浮夸无趣的商业片。大家都期待看到满脑子奇思妙想的新鲜玩意儿,年轻人,要有想象力,有锐气,有冲击力,而具备这些特点的90后,好像喜欢《小时代》的并不多。

所以,对于韩寒,我个人曾经的偶像,只想对他说四个字:负分滚粗!

洋洋洒洒啰嗦了太多,也是为《小时代》刚出来的时候我实在讨厌反应比较激烈埋单。

作为一个80后,郭敬明投机式地位90后受众制造着虚假浮夸的幻象,他本身并不相信。而在自身成长过程中,郭敬明涉猎还是颇广的,而且也有80后成长过程中接受各类文艺作品的烙印,只不过他的表达,止步于一种顾影自怜的感悟,他曾经写过我最喜欢的90年代摇滚歌手张楚,他这样写道:

张楚总是让人想到烈日当空照的闷热长街,大群大群游手好闲的赤着上身穿着拖鞋的人从发烫的地面上走过,目光呆滞,像是一头头温驯愚蠢的羊。而有个孩子却穿着黑色的长衣长裤站在浸满沥青的黑色马路上,以炯炯的目光宣告他的寒冷。冷得骨头出现一道一道裂缝,像个易碎的水晶杯子。那个孩子叫张楚,他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他说蚂蚁没问题。

最深刻最有诗人气质的摇滚歌手,在他笔下又成了孩子,你顿时觉得吐槽无力。

而张楚有一首歌叫《光明大道》,有几句歌词很有意思,用来结束这篇絮叨文字吧:

没人知道我们去哪儿
你要寂寞就来参加
你还年轻他们老了
你想表现自己吧
太阳照到你的肩上
露出你腼腆的脸庞
你还新鲜他们熟了
你担扰你的童贞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导演韩寒,明寒对峙加入第三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